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一个思路
    第二天,周一清晨。

    轮休的克莱恩没有出门,而是将写给导师科恩.昆汀的信和超额的邮票费交给了梅丽莎,委托妹妹去廷根技术学校附近的邮局投递。

    用完早餐,他悠闲地补足了“上班”期间缺失的睡眠,一直到接近中午,肚子咕噜,才重新起床。

    热了昨晚的剩菜,啃了条燕麦面包,克莱恩拿着份报纸,进入了二楼盥洗室内的卫生间。

    每当这种时候,他就忍不住叹息没有手机。

    七八分钟后,他神清气爽地出来,洗干净了双手,回到卧室,反锁了房门。

    接着,克莱恩拉拢窗帘,点燃煤气灯,做了半个小时的冥想,练习了半个小时的灵视、灵摆和卜杖,用回忆的方式复习了一个小时的神秘学知识。

    做完这些事情,他将废旧的报纸撕成十几团,分别写上“月亮花蜡烛”“满月精油”等材料名称,按部就班地模拟了仪式魔法的流程,以掌握其中的细节——在真正熟练和学到更多前,他不打算贸然尝试仪式魔法,因为那既会浪费材料,又容易招来危险。

    一遍又一遍,克莱恩拿起有蔓枝花纹的银白怀表,按开看了一眼,发现时间刚过两点四十五分。

    他考虑了几秒钟,将废旧报纸拿到一楼厨房焚烧,自身则藉此调整状态,为塔罗聚会做准备。

    再次反锁好卧室的门,克莱恩没去等待三点的到来,打算提前进入灰雾之上。

    他要趁这个机会,好好探查那里!

    就在克莱恩站至房间空位,即将开始逆时针步行时,他忽然从担忧“正义”和“倒吊人”有没有进入合适环境,会不会被别人打扰和发现,联想到了一件事情:

    他说过要想出办法,让“正义”和“倒吊人”如果确实脱不了身,或者遭遇了别的什么状况,能提前“请假”,缺席聚会。

    对以前的克莱恩而言,这是一个几乎无法解决的问题,他总不能手工车一个异世界即时通信网络吧,有线电报的方式则会暴露自身。

    而现在,他一下从仪式魔法里找到了灵感:

    “借助外力型的仪式魔法,都是祈求不同存在帮忙,类似的咒文开头肯定会有明确的指向,比如黑夜之神,绯红之主,比如对那些未知的、隐秘的存在的描述。”

    “那我是不是可以修改咒文,让开头的描述指向我?”

    “指向我……”

    “这样一来,‘正义’和‘倒吊人’即使在异国他乡举行仪式,我也能获得相应的信息。”

    克莱恩精神忽地一振,开始分析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两个难点,第一,我不是强大到了一定程度的高序列者,哪怕咒文的描述确实指向了我,我也不太可能接收到‘请求’。”

    “第二,怎么确保咒文的描述能精准指向我,确保不会打偏跑错,命中别的符合描述的未知存在,那会带来极大危险的。”

    克莱恩来回踱步,沉思着可能的解决办法。

    脚步无声,他转了一圈又一圈,自然而然地将这件事情和灰雾之上的神秘世界联系到了一块。

    “我不能接收到‘请求’,不表示那片灰雾不行,它和深红星辰的组合可是能直接将人‘拉’入空间,无视距离的。”

    “可以考虑在进行指向性描述时,将我和那片神秘空间关联捆绑在一起……”

    “按照这个思路推理,我虽然无法在对方举行仪式时,立刻收到‘请求’,但只要进入灰雾之上,就能看到对应信息。”

    “简单来说,就是QQ的在线和离线消息的区别。”

    克莱恩越想越是兴奋,觉得这个思路可以尝试。

    “嗯,那该用什么描述来精确指向我,指向那片灰雾世界呢?”他开始考虑具体的细节。

    其实,他有肯定可以成功的咒文,那就是“福生玄黄天尊”的纯鲁恩语音译,但问题在于,这会导致他失去对灰雾之上的掌控,失去主导的地位,只能排除。

    “……‘来自异世界的愚者’?不行,这倒是够精确,几乎不会有另外的存在符合条件了,但会暴露我最大的秘密……”克莱恩想了一条又一条咒文,但都自我进行了否定。

    七八分钟后,他终于敲定了咒文里的第一段指向性描述: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这明显不够精确,克莱恩又飞快补了一段: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两者结合,差不多就能限定在他的身上了,而且将灰雾与他本身捆绑在了一块。

    “还差一点,不排除灰雾之上有多个空间,多个主宰,不排除这个描述指向灵界……”克莱恩皱起眉头,打算再加一重保险。

    嗯……他考虑了足足一分钟,终于想好了最后一段描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这是对“福生玄黄上帝”的近似意译,如果单纯只有它,很可能跑偏打错,招惹来未知的危险存在,但有了前面两条的限定,有了本身靠类似咒文进入灰雾之上的事例,描述的对象就可以完全锁定了。

    按照这三段描述来举行仪式魔法,克莱恩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但可以肯定不会因此引来其他存在的关注,不会让“正义”和“倒吊人”陷入危险之中。

    克莱恩长长吐了口气,默念了一遍想好的咒文: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你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你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他微不可见点头,掏出口袋里的怀表,确定时间。

    “两点五十八了……”克莱恩不再多想,收好怀表,进入冥想,伴随着一句句咒文,逆时针走了四步,走成了正方形。

    最猛烈的噪音和最刮动人心的嘶喊又一次响起,他感受到了比服食“占卜家”魔药更要难以忍耐的头痛。

    这和头部被贯穿的剧烈伤痛不同,是一种让人躁狂,让人失去理智,让人混乱的胀痛。

    克莱恩以冥想的方式控制着自己,努力不去聆听。

    那些呢喃和低语潮水般退去,他的身体变轻,他的灵性变轻,一切都飘忽了起来。

    无边无际的灰雾出现于他的视线中,深红色的星辰或远或近,仿佛一只只眼睛。

    灰雾之上,巍峨如同巨人居所的宫殿依旧屹立,似乎存在于了这里千百万年。

    克莱恩只是心头一动,身影已消失在原地,坐到了有二十二张高背椅的青铜长桌上首。

    “仪式效果确实固定了……他低语一句,轻敲眉心,让灰白的雾气笼罩了自己,比以往更加浓密——按照“倒吊人”的描述,如果“正义”成为了观众,那就最好不要将举止动作展露于她的面前。

    没时间探查,克莱恩伸出右手,构造无形的联系,沟通那两颗熟悉的深红星辰。

    …………

    深蓝肆掠的苏尼亚海上,一艘古老的帆船顺风而行。

    阿尔杰.威尔逊将自己关在了船长室内,让幽灵船给予最高等级的保护。

    他面前的怀表摊开,在黄铜色六分仪旁边,哒哒哒地走着,不够欢乐,透着紧张。

    时针、分针、秒针刚指向正确的位置,阿尔杰.威尔逊的眼前就爆发出一团深红,无视了一层又一层的防护。

    哎……他的叹息回荡于船长室内。

    …………

    贝克兰德,皇后区。

    奥黛丽.霍尔靠着天鹅绒枕头,又看了一遍手中的黄褐色纸张,宝石般的眼眸仿佛藏着两个缓缓转动的灵魂漩涡。

    她的目光平静而清冷,就像在等待一场戏剧的上演。

    深红爆发开来,她以俯视的态度“看着”自己被吞没。

    …………

    灰雾之上,宏大的宫殿内,青铜的长桌斑驳而古老。

    奥黛丽.霍尔的身影刚有呈现,早开启了灵视的克莱恩便望了过去,不出意外地看见对方气场深处的颜色混成了一体,变得纯粹,宁静如同清晰倒映着事物的湖泊。

    她果然成为非凡者了……克莱恩正待移开目光,突地发现属于“正义”小姐的那张高背椅有所变化。

    椅背上的璀璨星辰飞快移动,构成了一个不属于现实的虚幻星座。

    在克莱恩眼里,这个星座是那样的熟悉,因为它是神秘学中的一个象征符号。

    象征着“巨龙”的符号!

    观众……巨龙……克莱恩控制着自己没有摇头,探究地望向了“倒吊人”的高背座椅。

    正常来说,以他视线的角度,肯定看不见椅背的情况,但这是属于他的主场,一切依据他的意志呈现了出来。

    座椅背后的星座没有变化,但神秘学已经入门的克莱恩不再像之前那样懵懂,认出是“风暴”的象征符号。

    水手……海眷者……风暴……这倒是没问题……“倒吊人”气场深处的颜色又纯粹了不少……他晋升了?对了,我座位背后的符号又是什么呢?

    克莱恩忍着冲动,与之前一样,手指轻敲了三下长桌边缘,微笑说道:

    “恭喜你,‘正义’小姐,你是一位非凡者了。”

    他能直接看出来?奥黛丽怔了一下,浅笑道:

    “谢谢,谢谢愚者先生,谢谢倒吊人先生。”

    “比我想象得快。”阿尔杰.威尔逊坦然说道。

    克莱恩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敲了敲眉心,含笑开口道:

    “女士,先生,你们是否有找到罗塞尔的日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