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古怪的符号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奥黛丽.霍尔默念着这三段描述,心里陡然翻腾起了狂风巨浪,再也无法维持“观众”的状态。

    作为神秘学的爱好者,她在被拉入这片灰雾前,虽然没正式接触到非凡的力量,但与同好贵族私下聚会时,还是会交流各自掌握的、不知真假的情况,会学习祭祀用的赫密斯文,会尝试一些别人口中的仪式。

    那些仪式无一例外都没有产生效果,可也让奥黛丽对格式化的咒文有了一定了解。

    所以,她很清楚愚者所言的三段式描述在其他仪式里代表着什么:

    那代表着,那指向着,七位俯视整个世界的神灵!

    它与“绯红之主,隐秘之母,厄难与恐惧的女皇”近乎等价!

    愚者先生是格莱林特他们提到过的、未知的、隐秘的、强大如同神灵的存在?是仪式里必须小心规避的危险源泉?奥黛丽很快回想起了朋友们想尝试又不敢尝试某些古怪仪式时的感叹,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比她知道更多,了解更多的阿尔杰.威尔逊则发自内心的颤栗起来:

    “如果愚者设计的仪式魔法真能指向他,让他接收到我们的请求,那,那就必须用祂来尊称了,用这个形容神灵和类似存在的第三人称敬词……”

    “真是幸运啊,真是足够明智啊,我一直表现得很配合,没做一些愚蠢的事情,即使试探,也在正常范围内……”

    “他也许是哪位古老的、隐秘的、恐怖的存在,只不过没用原本的面貌和真正的名称出现于我们眼前……原初的魔女,隐匿的贤者,还是好几个神秘教派共同信仰的真实造物主?”

    阿尔杰明白自己现在看到的愚者不一定就是他真实的形象,对方甚至不一定有性别,不一定是人形生物。

    克莱恩一手扶额,一手轻敲青铜长桌边缘,敏锐察觉到了“倒吊人”和“正义”的变化。

    但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给出一切都在预料中的状态,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我祈求您的帮助。”

    “我祈求您的眷顾。”

    “我祈求您让我拥有一个好梦。”

    “深眠花啊,属于红月的草药,请将力量传递给我的咒文。”

    “金手柑啊,属于太阳的草药,请将力量传递给我的咒文。”

    ……

    他一句句描述完属于另一种格式的咒文,末了笑道:

    “女士,先生,记住了吗?”

    “啊……”奥黛丽轻呼一下,连忙捂嘴,开始认真回想。

    靠着“观众”的强大记忆力,她很快便记录完毕,并出口重复,以求确认。

    阿尔杰则表现得比她正常很多,不管心里怎么想,手中的钢笔始终未曾停顿。

    克莱恩肯定了奥黛丽的记录后,微微一笑道:

    “这个尝试如果成功,那下次就可以稍微修改咒文,达到我们想要的目的。”

    “最迟不超过周三,我希望你们能找空闲完成这个仪式。”

    他打算周四晚上再次进入这里,确认仪式魔法是否有效果。

    ——之所以不让“倒吊人”和“正义”直接祈求“缺席”,是因为克莱恩担心这无法分辨他们是真的想“请假”,还是尝试仪式魔法的结果,到时候是拉还是不拉呢?

    “遵循您的意志。”奥黛丽和阿尔杰收敛情绪,恭声回答。

    “按照倒吊人上次的提议,正事之后是闲聊阶段,谁先开始?”克莱恩给出请的手势。

    奥黛丽沉吟了一下道:

    “愚者先生,您上次给出的考试筛选、事务政务分离建议,得到了不少议员的认同,也许,它真有可能变成实际,当然,以王国政府的效率,方案最快也要半年后才有可能出现。”

    她并不担心“倒吊人”会依据这件事情查到自己的身份,因为她只是偶然间,随口地引导了两句,并让那些骄傲的夫人们以为是她们卓越的头脑发挥了作用,让她们迫不及待地去向她们的丈夫、她们的父亲、她们的兄弟炫耀。

    那一刻,奥黛丽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只只开屏的金孔雀。

    她相信那些夫人们会不断地自我暗示,将这件事情的荣誉归于本身,并彻底遗忘自己的作用,互相争执是谁最先提出来的。

    而用这种巧妙的方式改变王国的局势,让奥黛丽有种奇怪的成就感,似乎找到了“观众”也能影响戏剧情节的方式。

    “但愿如此。”“倒吊人”阿尔杰语气嘲讽地回了一句。

    他停顿几秒,望了青铜长桌上首的愚者一眼,斟酌着语言道:

    “最近几十年,各个隐秘组织的活动次数呈增长趋势,甚至出现了好几个新生的、成规模的、有一定非凡力量的组织。”

    你是想从我这里打探出原因吗?我都还没开始接触“非法组织”的资料……克莱恩只是笑了笑,没有评论“倒吊人”的消息,转而模棱两可地说道

    “有些古老的力量在苏醒。”

    比如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所代表的力量……

    “是吗……”阿尔杰低声自语,似乎想到了什么。

    克莱恩用目光扫过“倒吊人”,扫过“正义”,含笑说道: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分享,那今天的聚会就到这里吧。”

    “遵循您的意志。”奥黛丽和阿尔杰同时起身。

    克莱恩手指滑动,断掉了与深红星辰的联系,看着两道身影消失于巍峨大殿。

    他站了起来,转至本身高背椅,也就是青铜长桌最上首座位的背后,望向那里的星座符号。

    璀璨的星辰勾连出了一个古怪的符号,不在克莱恩目前神秘学知识范围内的符号。

    他仔细辨认一阵,从里面看出了象征隐秘的“无瞳之眼”,又看出了象征变化的“扭曲之线”,两者各自缺少了一部分,互相重叠着,形成了新的象征符号。

    “不完整的隐秘,不完整的变化……加起来是什么意思?”克莱恩皱眉低语,暂时想不出答案。

    他收回目光,绕着恢弘、古老的神殿行走,视线没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我当初就是那么随便一想,只给出了粗略的概念,根本没具体描述宫殿、长桌和椅子的形状……那它们的样子是依据什么而来的?最优化选择?初始范本?或者现实映射?”克莱恩看着看着,突地想到了以前忽略的一个问题。

    哎,不得不说,作为一名键盘强者,我在很多事情上确实缺乏经验,不够敏锐,以至于后知后觉……有了这样的自我检讨,克莱恩在灰雾之上、神殿四周的区域认真做起了检查,但没有找到其他生物,也没有发现别的诡异。

    至于更远处的,仿佛无边无际的虚幻地方,他暂时不敢深入,怕彻底迷失在那里。

    “呼,这里果然充满了神秘……等我更加强大,不知道会不会有新的变化……”克莱恩叹了口气,展开灵性,包裹自身,模拟出急速下坠的感觉。

    一切飞快流逝,各种幻影支离破碎,他穿透灰白雾气,看见了现实世界,看见了自己卧室内的书桌、窗帘和衣帽架。

    …………

    贝克兰德,皇后区。

    奥黛丽看见了墙上挂着的油画,感受到了天鹅绒枕头的柔软。

    她没有立刻起身,而是认真回味了一遍今天的聚会,就像在看重新上演的戏剧。

    “愚者先生说尝试那个仪式的时候,给出神秘主宰、黄黑之王等描述性咒文时,他的语气有一定的自信……自信……”无声分析的奥黛丽突地吸了口气,身体隐有颤抖。

    算了,既然无法对抗,那就不去考虑……愚者先生一直表现得都很和善,应该是守序的存在……奥黛丽的心情飞快变好,想到了自己的扮演,想到了魔药反噬的微弱。

    她哼了段轻快的旋律,离开大床,向着门外行去,并主动调整状态,化身“观众”。

    打开房门,她看见了对面路过的女仆,看见了对方手上的老茧,脸上的晒斑,以及诸多类似的细节,这能让她推测出不少事情。

    就在这时,奥黛丽忽有感应,忙扭头望向了背离阳台的阴暗角落。

    她看见金毛大犬苏茜蹲在那里,静静地观察着自己,就像自己观察女仆。

    女神啊……奥黛丽嘴角一抽,好想掩住脸孔,长长叹息。

    …………

    苏尼亚海上,被重重保护的船长室内。

    阿尔杰清醒过来,发现周围并没有任何变化,就像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一样。

    他叹了口气,于心中自语道:

    “一位古老的存在吗?”

    …………

    脱离仪式的克莱恩拉开窗帘,拿出笔记本,又一次开始了书写。

    他回忆着罗塞尔大帝几份日记的内容,通过这样的记录,加强着印象,免得将来出现遗忘。

    写完之后,他看了一遍又一遍,可最终还是将默写出的笔记撕毁,烧了个干干净净。

    每周这么来一次,应该就不会忘记关键点了……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任务会越来越繁重……可惜啊,暂时没有别的好办法,我可没学过密码学……克莱恩收敛思绪,活动了下颈椎,打算出门去占卜俱乐部。

    ——“占卜家”在不同人心里,有不同的标准,谁也无法说别人一定错误,所以,克莱恩并不清楚什么样子的“占卜家”才最符合“魔药”的需求,只能通过一次次实践来校正,来确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