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又一次的呢喃(第二更求推荐票)
    被五根关节发白的手指冰冷又疼痛地扣住腕部,克莱恩瞬间就根根汗毛耸立,下意识往后抽手,疯狂地想要退开。

    沉重的感觉传来,克莱恩用尽了全身力气般拉拽着自己的小臂。

    扑通!

    那具苍白的、赤裸的尸体被拉得歪斜,从长条桌上摔到了地面。

    然而,那冰凉惨白的手指依旧用力扣住克莱恩的腕部。

    克莱恩一时失去了思考能力,脑海里尽是拔枪乓乓乓的想法。

    可是,因为惯用手收不回来,他丢掉黑色手杖,努力了好几次,都没能顺利从腋下枪袋取出左轮。

    就在这个时候,那具尸体的眼皮霍然上抬,露出一双没有焦距的蓝色眼眸。

    他嘴巴翕动,呢喃出声:

    “霍纳奇斯……霍纳奇斯……霍纳奇斯……”

    三声之后,急得手忙脚乱的克莱恩感觉到扣住自己腕部的手指开始松动,接着它们便无力垂下。

    燕尾服小丑的眼睛重又紧闭,刚才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不是苍白的尸体正躺在石制地板上,克莱恩也许会认为自己遭遇了幻术。

    他踉踉跄跄退后了几步,只觉身体多个部位都在因惊吓过度和紧张害怕而痉挛。

    呼……呼……克莱恩喘着粗气,慢慢恢复了思考能力,警惕又畏惧地望向地上的尸体。

    他取下左轮,谨慎地一步步退出房间,确认那具尸体再没有任何动静后,才瞄了眼自身持枪的腕部。

    那里有五个深深的、暗红色的指印,它们正无声地述说着之前的遭遇。

    克莱恩平静了不少,心里不断回荡起一句脏话:

    艹他妈的,吓死老子了!

    喘了十来秒钟,他开始于脑海勾勒物品,让自身迅速获得冷静的状态。

    仔细回想,克莱恩将刚才的遭遇一帧帧“重放”了起来。

    虽然他还是不明白燕尾服小丑“尸变”的原因,但却敏锐把握到了重点,那就是对方反复呢喃的“霍纳奇斯”!

    “又是霍纳奇斯……”克莱恩一下皱起了眉头,“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记载了霍纳奇斯山脉的夜之国,我在冥想和灵视中听见不该听见的声音时,也有‘霍纳奇斯’这个名词,而现在这个死人用诡异的方式,又一次在我耳边强调了霍纳奇斯……难道很多问题的答案就在霍纳奇斯山脉……也许,也许那里还蕴藏着巨大的危险,比如某个邪神就被封印在山脉内,通过类似的‘引诱’寻求脱困。”

    思绪纷呈间,克莱恩小心翼翼进入房内,触碰了尸体几下,确认对方已经死透。

    他想着不能让“收尸人”弗莱看到自己将这里弄得一团糟,于是鼓起勇气,手拉肩扛地把尸体搬回了长条桌。

    整个过程里,克莱恩不仅一直提着心吊着胆,随时都可能因为微小的动静绷断神经,而且被尸体与自身肌肤的冰冷接触弄得异常恶心。

    艰难完成了这个任务,他才想起之前为什么要靠近尸体,于是再次凝神望向了燕尾服小丑的腕部,望向那奇特的烙印。

    那个烙印不知什么时候脱落了下来,凝缩成一团带着些许蓝色的血球。

    血球只得拇指大小,以一种违背物理规则的姿态静静悬浮在半空。

    “这是什么?”克莱恩低语了一句,不敢再鲁莽触碰。

    他完全没想过昧下这个诡异的血球,一是因为根本不知道是好是坏,二是他相信仔细检查过尸体的弗莱肯定早就发现了手腕的烙印,甚至可能知道诡异血球究竟是什么东西。

    而就算弗莱不清楚,上交给队长,让整个值夜者队伍去探索去研究,显然也比我胡乱尝试要好很多……克莱恩如是想道。

    身在组织内,个人就要懂得怎么最大程度地利用组织的力量。

    克莱恩紧绷着等待了几分钟,就看见黑发蓝眼、嘴唇很薄的弗莱返回房间。

    他的目光瞬间被那诡异血球吸引,问出了克莱恩之前自问过的问题:

    “这是什么?”

    “不知道。”克莱恩诚实摇头,没做任何隐瞒地将事情的经过描述了一遍。

    “烙印脱落成血球……”弗莱仿佛在思考般点了点头,“非凡者的尸体总是会有些奇怪的变化……”

    他抬起头,看向克莱恩道:

    “你去请队长过来,并将尸体呢喃的内容告诉他。”

    “好的。”克莱恩早就想离开这个地方了。

    “你不用和队长一起过来。”弗莱又补充了一句,“我想你肯定不喜欢看见接下来的画面。”

    说话的同时,他拿起了旁边银白色的手术刀。

    克莱恩心有余悸地点头道:

    “这正是我希望的。”

    他拿上手杖,戴好帽子,拐去了查尼斯门,在值守室内看见了不再萎靡的队长邓恩。

    邓恩平静听完他的叙述,微不可见地颔首道:

    “我会将这件事情通报上去,让圣堂处理,也许他们会派人去霍纳奇斯山脉的主峰看一看。”

    克莱恩“嗯”了一声,见值守室内只有队长和“不眠者”科恩黎,于是随口问了一句:

    “艾尔先生他们去休息了吗?”

    邓恩点了点头道:

    “艾尔和博尔吉亚在圣赛琳娜教堂,洛络塔应该是寻找咖啡馆去了。”

    “咖啡馆?洛络塔女士的伤应该还没有痊愈吧?”克莱恩诧异问道。

    邓恩揉了揉两边眉骨,笑笑道:

    “洛络塔有三大爱好,咖啡,甜点和女仆,她说必须有这三样事物,才能加速痊愈。”

    “女仆?”克莱恩茫然反问。

    洛络塔女士难道有某方面的癖好?

    邓恩无奈摇头道:

    “她喜欢女仆,嗯,是这样没错,而且喜欢,喜欢胸大的。”

    “……她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克莱恩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了。

    邓恩没再耽搁,往值守室外行去,克莱恩望着他的背影,安静等待着转身。

    与此同时,他眼角余光看见“不眠者”科恩黎掏出怀表,按了开来。

    三,二,一……克莱恩默数刚完,邓恩就停了下来,半转身体道:

    “又忘记一件事情,克莱恩,你今天经历了太多,放松之后肯定会感觉疲惫,下午就不用待在这里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明天就提交申请,将损失详细列出来。”

    “嗯,击杀非凡者的事情,不用特别在意,杀了他,你就等于拯救了更多的人。”

    “其实,其实我已经好多了。”克莱恩无声吐了口气。

    邓恩微微颔首,正待转身,又猛地轻拍了下额头道:

    “还有,我已经将那个非凡者的肖像画交给了伦纳德,让他和警察部门负责后续的调查,我想,那个非凡者肯定会在廷根市乘坐马车,享用食物,也肯定会有居住的地方。”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罗塞尔大帝的这句话确实非常有道理。”

    “……是的。”克莱恩木然回答。

    等到队长远去,他也离开了值守室,慢悠悠走向二楼。

    途中,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莫名竟多了几分恐惧:

    “燕尾服小丑宣称密修会掌握了‘占卜家’对应的序列途径……即使这属于夸大,他们其实没有高序列的配方,低序列也肯定不缺。”

    “也就是说,他们有不少占卜家。”

    “那会不会占卜出是我杀的燕尾服小丑,暗中进行报复?”

    “对付不了值夜者,还对付不了我一个没什么直接克敌手段的‘占卜家’……”

    克莱恩停在了楼梯上,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很快就发现自己是在瞎担心:

    “第一,密修会根本不知道值夜者成员究竟有哪些。”

    “第二,即使知道那么一两个,也绝对不包含我这个文职人员。”

    “第三,这种情况下,除非是‘预言者’,否则没可能占卜出凶手是谁。”

    他松了口气,离开黑荆棘安保公司,乘坐公共马车返回了水仙花街。

    虽然他中午什么也没吃,但此时依然缺乏胃口。

    克莱恩进入卧室,先行脱掉了破损的正装,摘去了半高的丝绸礼帽,然后躺到床上,试图睡上一觉。

    他的思绪依旧活跃,整个人似乎放松不下来,但脑海里重复的不再是射杀燕尾服小丑的画面,而是自己搬动尸体时的场景,而是那让人毛骨悚然的触感。

    他少了许多初次杀人的不适,但多了几分光是想想就会出现一颗又一颗疙瘩的恶心。

    “这也许就是弗莱的目的,希望我靠正视尸体来战胜心理阴影……然而,然而之前的心理阴影是没有了,新的心理阴影却出现了……”克莱恩自嘲一笑,精神随之舒缓。

    他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等到醒来,肚子正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我觉得我能吃下整整一头牛!”克莱恩低语一句,看见窗外太阳西斜,天边火烧。

    换好陈旧但舒适的家居衣物,他快步走到了一楼,还没来得及考虑做什么晚餐,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梅丽莎……他嘴角略微上翘地想道。

    自从开始坐公共马车,妹妹回家就不再那么迟了。

    钥匙扭动,房门打开,梅丽莎提着装书本、文具的袋子,小步进了进来。

    她望向厨房门口道:

    “克莱恩,有你的信,你导师寄过来的信。”

    导师的信?对了,我写信问过他霍纳奇斯主峰的相关历史情况……克莱恩先是一愣,旋即想了起来。

    PS:第二更求推荐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