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章 汇报
    “什么事情?”班森随口问了一句。

    梅丽莎则认真看着哥哥,因为她觉得克莱恩今晚的表现同样古怪,只比伊丽莎白和后来的赛琳娜好一点。

    克莱恩早想好了说辞,呵呵笑道:

    “有份文件的某个描述出现了错误,而我已叮嘱同事明早一到公司就提交上去,所以,要么现在顺路过去修改,要么明天早起至少半个小时,毫无疑问,我选择前者。”

    “我一直觉得你打牌不够专心,原来是在思考工作的事情。”班森恍然明悟,旋即笑道,“不,我道歉,我应该这样说,打牌有助于思考。”

    “好的,我们会等你的。”梅丽莎收回打量的视线,抬手整理了下羊腿袖的荷叶边。

    因为早过了有轨和无轨公共马车的运营时间,兄妹三人告辞出门后,只好就近雇佣了出租马车,2苏勒45分钟。

    “我听说每一位出租马车的车夫都会胡乱加价。”班森将赢来的大部分钱心疼地付了出去后,压低嗓音抱怨了一句。

    克莱恩笑笑道:

    “我认为可以接受,现在都快11点了。”

    “我只是开个玩笑,我现在的想法是,我们其实可以联合雇佣,和其他客人一起,45分钟能到很多地方。”班森望着窗外陆续雇佣着马车的人们道。

    我懂,拼车嘛……克莱恩摩挲着手杖顶端的镶银花纹道:

    “我们没有问题,但其他客人有,班森,你没有发现吗?他们都非常注重自身的形象,非常在意‘体面’这件事情,我想,这或许就是中产阶级的共性。”

    “嗯。”班森认真点头道,“伍德家也比我想象得奢侈,然而,老伍德的薪水才每周4镑……呵,体面也许就是某些中产阶级和卷毛狒狒最大的区别。”

    卷毛狒狒招你惹你了……克莱恩险些没能忍住笑意。

    梅丽莎没有加入他们的讨论,坐到位置上,时不时打量克莱恩一眼,看得他心里略有点发毛。

    轻便的双轮马车在安静的、黯淡的街道上飞快行驶,只用12分钟就抵达了佐特兰街。

    “你们在这里等我,五分钟,不超过五分钟,我就会回来。”克莱恩强调了一遍,戴上礼帽,拿上手杖,走下了马车。

    因为是计算时间,而非路程,马车夫对等待也没有任何意见。

    沿着楼梯往上,克莱恩来到黑荆棘安保公司外面,咚咚咚敲响了大门。

    不到十秒,大门向后敞开,披着马甲、穿着衬衣的伦纳德.米切尔出现于他的面前。

    “你今晚不用值守。”伦纳德略显诧异地强调道。

    克莱恩每周只需轮值查尼斯门一天,其余时间依旧能保持正常作息,至于晚上的突发事件,由喜欢黑夜的“不眠者”们包揽。

    但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会造成脱发和记忆力衰退……每当想到这些,克莱恩就会忍不住调侃式地腹诽队长邓恩.史密斯。

    “我有事情汇报。”他简单说道。

    “有任务?”伦纳德让出门口的位置,随口问了一句。

    克莱恩刚走入接待厅,就看见邓恩披着黑色风衣出来,灰眸一如既往的幽深。

    “队长,我遇到了一件超凡事件。”

    “具体情况。”邓恩直接问道。

    克莱恩将之前的事情和自身的处理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所以,我认为有必要对海纳斯.凡森特展开调查。”

    他当时是认为既然“魔镜占卜”请来的邪恶之物还没有制造惨案,还没有让自己得到极端危险的提示,那就表明对方可能还需要时间,不愿意提前苏醒或是控制住赛琳娜,所以,只要没直接暴露出自身的目的,邪恶之物肯定会优先选择观望,这样的情况下,伊丽莎白将赛琳娜骗到卧室门口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你处理得很好,抓住了恶灵还未彻底降临,还未完全附身的时机。”邓恩轻轻颔首道,“接下来的调查就交给我们,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克莱恩松了口气,呵呵笑道:

    “我还以为队长你会将这件事情作为我的入队任务,让我独自一人去完成。”

    从伊丽莎白提供的咒文看,海纳斯.凡森特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这是因为你的入队任务已经有了。”散漫随意的伦纳德在旁边轻笑道。

    “什么?”克莱恩吓了一跳。

    邓恩嘴角上翘,嗓音醇和地解释道: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们接收了一起警察局转过来的案子,初步确认没什么危险,也不紧迫,所以打算让你明天独自去完成。”

    “好了,不要问是什么案子,今晚好好睡一觉,你的休息日挪到周二或者周三。”

    队长,你这样,我更睡不着好不好……而且,周一下午是塔罗聚会的日期……难道要预先给“正义”和“倒吊人”发条推迟“消息”?克莱恩摇头苦笑,告辞离开。

    出了楼梯口,他忽有察觉,抬头望向了自家雇佣的那辆马车,只见梅丽莎正隔着窗户,静静打量自己。

    视线接触,梅丽莎一下扭头,端正坐好。

    克莱恩嘴角微动,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走上了马车。

    绯红的月亮和纯净的夜空之下,双轮马车轻快行驶,穿过了一条又一条街道。

    回到家中,克莱恩让班森先去洗澡,自己来到梅丽莎卧室门口,抬手敲了两下。

    正打算去另一个盥洗室的梅丽莎吱呀开门,疑惑地望着哥哥。

    “梅丽莎,你有什么事情想问吗?我知道的,你有。”克莱恩直接开口道。

    不要总是暗中观察……

    梅丽莎嘴唇翕动了几下,微皱眉头道:

    “克莱恩,你究竟对伊丽莎白做了什么?我感觉她很不对劲?”

    “还有,赛琳娜后来也变得非常奇怪。”

    克莱恩早有准备地反问道:

    “你知道伊丽莎白和赛琳娜是神秘学爱好者吗?”

    “……知道,但我不喜欢,我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无法理解的。”梅丽莎愣了愣,认真回答道,“所有的不理解,都只是因为我们掌握的知识还不够多。”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克莱恩心虚地附和了一句。

    曾经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直到作死成功……

    他轻咳了两声,继续说道:

    “神秘学包含赫密斯文,这是古代祭祀和祈祷的专用文字,伊丽莎白知道我擅长这方面,呵,毕竟这是历史学家的领域,所以向我请教了几个发音的对应单词和具体意思。”

    梅丽莎微微点头,对哥哥的这个解释表示接受,因为符合她对双方的了解。

    “至于伊丽莎白和赛琳娜后来为什么会变得古怪,我并不清楚具体的原因。”克莱恩先撇清自己后说道,“不过我可以猜一猜。”

    “你猜得到?”梅丽莎诧异脱口。

    克莱恩抬手杵了杵嘴巴道:

    “我是从伊丽莎白请教我的内容来猜测的,她说的那几个赫密斯文与占卜有关,与一些邪恶的祭祀对象有关,嗯,赛琳娜进行魔镜占卜的时候,是不是诵念过赫密斯文?”

    他主动提到这件事情,就是为了让妹妹以后警惕类似的事情,要是能远离赛琳娜和伊丽莎白,那就更好了。

    “是的……”梅丽莎迟疑着回答道,“我想我明白伊丽莎白和赛琳娜的古怪了……”

    这时,克莱恩故意反问道:

    “因为赛琳娜的魔镜占卜涉及到邪恶的、非法的信仰,伊丽莎白从我这里弄清楚对应赫密斯文的具体含义后,找了机会指责对方,纠正了对方的错误?”

    “我认为是这样的。”梅丽莎对这个结论毫不怀疑,因为是她自己推理出来的。

    见自己的诱导见效,克莱恩松了口气道:

    “你以后也要多告诫赛琳娜,让她回到信仰的正途上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很有牧师范地在胸口点了四下。

    “嗯,我会的!”梅丽莎语气坚定地回答。

    “还有,不要把我们的推测,不要把我说的内容,告诉伊丽莎白和赛琳娜,我原本答应过伊丽莎白不告诉你的。”克莱恩最后强调道。

    “嗯。”梅丽莎轻巧地点头。

    …………

    周一上午八点,黑荆棘安保公司。

    克莱恩取下帽子,和罗珊、布莱特打过招呼,寒暄完天气,就进入了队长邓恩.史密斯的办公室。

    他推开房门,抬眼望去,忽然吓了一跳,因为邓恩的脸色相当苍白,灰眸也略显浑浊,失去了往常的幽深。

    “出了什么事情吗?海纳斯.凡森特?”克莱恩又惊讶又关切地问道。

    邓恩揉了揉额头,抿了口咖啡,苦笑着说道:

    “海纳斯.凡森特死了。”

    “被谁提前杀了?”克莱恩拿着手杖,坐到邓恩对面。

    邓恩没有直接回答,叹了口气道:

    “我和伦纳德昨晚就去找了海纳斯.凡森特,因为他平时没表现出异常的征兆,家里也没有古怪的地方,所以我决定先进入他的梦境寻找线索。”

    “在他的梦境里,在他的梦境里……”

    邓恩重复了两遍,目光不自觉流露出畏惧地说道:

    “在他的梦境里,我看见了一个十字架,巨大的十字架,撑满了天空的十字架,在这十字架上面,黑色铁钉钉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他两臂张开,双脚在上,头部如同吊坠般垂下,身体有着一道又一道的血渍。”

    “刚看到这样的画面,我就晕了过去,离开了海纳斯.凡森特的梦境,等我醒来,伦纳德告诉我,海纳斯在睡梦中死亡了。”

    “巨大十字架,倒吊的、浑身血渍的男人……这和几个隐秘组织信奉的真实造物主有点像,但又有很大不同……”克莱恩疑惑地推测道。

    信奉真实造物主的隐秘组织主要是最近两三百年才出现的几个,比如极光会,比如铁血十字团,但之前一千多年来,类似的形象从未消失。

    邓恩再次揉了揉额头:

    “我们后续会跟进的,你现在先去完成你的入队任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