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一章 错过
    没过多久,颧骨较高的讲座老师登上小礼堂前方的半高木台,放开嗓子说道:

    “上午好,各位善良的、仁慈的女士,我是赛薇娅拉.赫达,我今天要和你们分享安排家庭开支的经验,这分成三个部分,一是年收入在100镑左右的家庭该如何平衡食物、住房、衣服和雇佣仆人的开销,二是年收入达到200镑的家庭又应该增加哪些支出,让自身看起来更加体面……”

    梅丽莎认真听着,不用默算就记起了两个哥哥加起来的年收入。

    “超过200镑了……”她半是欣慰半是惶恐地想着。

    她既欣喜和满足于现在的生活,又害怕它转眼就消失不见。

    这个时候,拥有酒红色头发的赛琳娜掩住嘴巴,压低嗓音对两位好友道:

    “她似乎是风暴之主的信徒,她戴着风暴徽章。”

    梅丽莎凝神望去,果然看见赛薇娅拉老师的左胸位置佩戴着一枚描绘有狂风和海浪的徽章。

    她赶紧解释道:

    “告诉我这个讲座的肖德太太是风暴之主的信徒,我想老师也是并不奇怪。”

    “嗯,我不感觉有什么问题,我们是来听具体账单计划的。”伊丽莎白宽慰着梅丽莎。

    “可是,除了梅丽莎,我们都不需要也没有资格去制定家庭的开支计划。”酒红色头发的赛琳娜嘟囔了一句。

    伊丽莎白毫不犹豫地反驳道:

    “可我们终究会结婚,终究会有属于自己的家庭。”

    “魔镜占卜”那件事情后,赛琳娜一直有些害怕伊丽莎白,只好讪讪点头,装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

    讲座老师赛薇娅拉则抬起右手道:

    “这一切开支计划的前提是,我们必须尊重男主人的意见,他们是收入的来源,是家庭的支柱,他们在浑浊的社会里面对焦虑、压力、麻烦和混乱,为我们赢取一切,所以,我们必须营造一个不被外在事务打扰的安宁环境,让他们回家以后获得放松,让他们的心灵得到洗礼,以更好的状态应对各种挑战……”

    “所以,著名哲学家、社会学家、人文学家、经济学家卢尔弥先生曾经说过,妇女是家庭的天使。”

    赛琳娜托住脸颊,勾勒酒窝,略显兴奋地低声问道:

    “卢尔弥,是那位说出‘人生来自由’的先生?”

    “是的,但他是风暴之主的信徒。”伊丽莎白犹豫着回答。

    就在这时,讲座老师赛薇娅拉继续说道:

    “卢尔弥先生还告诉我们,女性在智慧和逻辑上是天生存在缺陷的,既然如此,没有判断能力的我们,就应当把父亲和丈夫的话作为宗教信仰来加以接受……”(注1)

    这番描述听得梅丽莎、赛琳娜和伊丽莎白你看我我看你,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我们走吧?”终于,赛琳娜试探着提议道。

    梅丽莎和伊丽莎白同时用力点头:

    “好的!”

    她们拿上纱帽,伏下腰背,向着侧门溜去,试图在不引起别人注意的情况下离开这里。

    当她们小心翼翼抵达外面,站直身体的时候,忽然听见小礼堂内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梅丽莎下意识回头,目光穿过门洞,望向里面

    她看见肖德太太正在鼓掌,看见一位位女士正在鼓掌。

    呼,赞美女神……梅丽莎吐了口气,与赛琳娜、伊丽莎白一起远离了这个让她浑身都不舒服的地方。

    “我们去哈罗德百货商店吧?”站在路旁行道树下,赛琳娜遗忘了刚才的事情,欢快地提议道。

    梅丽莎沉默几秒道:

    “我想回去学习。”

    “学习……”赛琳娜呆滞地捋了捋自己酒红色的头发,似乎又回到了平常的生活。

    “而且我还要去买面包,买牛肉,买土豆,买水果……克莱恩今天要工作,班森去了市政图书馆,嗯嗯,我必须得回去!”梅丽莎忽然觉得自己是那样地热爱课本,热爱发条,热爱齿轮。

    赛琳娜决定和今天状态异常的梅丽莎保持距离,侧头看向伊丽莎白,讨好笑道:

    “我们两个人去哈罗德百货商店吧?虽然我早就花光了私房钱,但逛一逛,看一看,也是美好的。”

    “嗯。”伊丽莎白答应了好友的提议,状似随口般问了一句,“梅丽莎,你哥哥克莱恩周日也要工作啊?”

    “是的,他周一休息,和普通的工作不一样。”梅丽莎不自觉微扬了脑袋。

    …………

    离开黑荆棘安保公司后,克莱恩乘坐有轨公共马车前往豪尔斯街区。

    他努力收束思绪,不再去想安提哥努斯家族宝藏的问题,让自身的注意力回归到“扮演”这件事情之上:

    尽快消化完魔药尽快提升自己不管在什么时候都非常重要!

    “扮演占卜家,呵,我还是不够专业啊,大吃货国的算命先生做什么事情都要翻下黄历的……”克莱恩握着手杖,坐在马车内部的位置上。

    他决定提前占卜一下今天是否有利于出行,有利于去占卜俱乐部。

    这样才是一位合格的占卜家!

    趁着下车的机会,克莱恩掏出了一枚半便士的铜币,视线随之内敛,眼眸飞快转深,无声默念起来:

    “今天适合去占卜俱乐部。”

    “今天适合去占卜俱乐部。”

    ……

    当!

    克莱恩往上弹出了那枚硬币,没有去看它的翻滚,而是平伸出手掌。

    啪嗒!半便士的铜币落下,稳稳落在了他的掌心。

    这一次,是麦穗簇拥着的“1/2”数字朝上。

    “数字朝上,这说明今天到占卜俱乐部会遇到不好的事情……”克莱恩略一思索,就转身走向了街道对面,等待起往水仙花街方向去的公共马车。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神棍了。

    …………

    豪尔斯街区,哈罗德百货商店门口。

    赛琳娜正待进入,忽然怔了一怔,转头望向旁边。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伊丽莎白疑惑问道。

    赛琳娜鼓了鼓腮帮子道:

    “伊丽莎白,我想到我的神秘学老师凡森特先生了,他就这样过世了,在我生日的第二天早晨过世……”

    “这难道是因为我偷看并使用了他的秘密咒文?这让我一直感觉愧疚和不安……而且,这段时间,我始终不太走运。”

    “所以?”伊丽莎白很有默契地问道。

    赛琳娜轻咬嘴唇道:

    “我想去旁边的占卜俱乐部做次占卜,看凡森特先生的事情是否真的和我有关。”

    看生日晚宴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总觉得伊丽莎白有事情瞒着我……我记得有个穿燕尾服的男士背影……

    “你自己不是会占卜吗?”伊丽莎白诧异问道。

    赛琳娜故意学着父亲叹息的样子道:

    “哎,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给自己占卜。”

    “好吧,那我们先去旁边的占卜俱乐部。”伊丽莎白同意了好友的提议。

    她们来到旁边,沿着楼梯进入了位于二楼的占卜俱乐部。

    “哈喽,下午好,安洁莉卡小姐,很高兴又一次看见你。”接待大厅内,赛琳娜活泼地打了声招呼。

    安洁莉卡微笑道:

    “只要您在午餐以后过来,那应该都能遇见我。”

    赛琳娜和对方寒暄了几句,哀悼了海纳斯.凡森特,然后才说道:

    “我需要占卜。”

    “您知道俱乐部规矩的,这是愿意替人占卜的会员图册……今天是周末,很多人都在。”安洁莉卡熟稔地过着流程。

    赛琳娜和伊丽莎白的脑袋凑到了一块,飞快翻看起名录和对应介绍。

    “我之前每次都是直接找我的老师,没想到和去年相比,俱乐部多了这么多愿意帮人占卜的会员。”赛琳娜颇感兴趣地说道。

    突然,她停顿几秒,疑惑低语道:

    “克莱恩.莫雷蒂,克莱恩.莫雷蒂?这和梅丽莎哥哥的名字一样诶?”

    伊丽莎白怔了怔,反复看了“克莱恩.莫雷蒂”这两个单词几遍,若有所思地点头道:

    “是啊……”

    “安洁莉卡女士,这位克莱恩.莫雷蒂先生在吗?”赛琳娜眼睛明亮地询问道。

    安洁莉卡摇了摇头:

    “很抱歉,克莱恩.莫雷蒂先生今天没来俱乐部。”

    “好吧,另外换一位。”赛琳娜并没有非得认识对方的想法,只是窃笑着对好友道,“我知道这不会是梅丽莎的哥哥,但看见这个名字,我就自然想出了一个新闻标题,《因蒂斯邮报》那样的新闻标题。”

    《因蒂斯邮报》始创于罗塞尔大帝,以标题总是耸人听闻出名,是北大陆最知名的报纸之一。

    伊丽莎白不太专心地问道:

    “什么标题?”

    赛琳娜清了清喉咙道:

    “是道德的败坏,还是社会的问题,历史系大学生竟沦落到周末帮人占卜维持生活!”

    注1:这段话改自,卢梭,《爱弥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