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七章 接触
    “达斯特.古德里安,格林赫尔疯人院的医生……”

    克莱恩无声重复着亨利侦探的话语,开始思考怎么去接触这位疑似“观众”疑似心理炼金会成员的医生。

    在这件事情上,他不想冒太大风险,不想让值夜者发现自己有问题,不想为了仅仅用于交换的情报和资源失去目前的生活。

    而且,那位先生很可能是“观众”,不是经受过特别训练的人,几乎没法在他面前隐瞒真实的目的和想法。

    “找人中转,神秘一点?不行,牵涉的人越多,越容易出问题……嗯……也许可以考虑把真相隐藏在真相里的办法,让那位医生看到的表情和肢体语言都是我真实想法的反应,但却不是全部的想法……”

    克莱恩边听侦探亨利介绍达斯特.古德里安的相关情况,边思索该采用怎样的办法来最大程度规避风险,并且还不能影响到目的的达成。

    渐渐地,他从看过的警匪片和谍战片找到了灵感。

    “嗯……可以这么试一试,但预先必须反复演练……”克莱恩在心中点了点头,重新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回侦探亨利的话语。

    “咳……”亨利清了下喉咙道,“红烟囱的委托,我们还在进行,你应该知道,类似的建筑在廷根市有不少,当然,如果你还能提供别的线索,事情就简单了。”

    克莱恩沙哑着笑了一声:

    “如果我还有别的线索,就不会委托你们了。”

    老实说,这么久的排查和寻找让他对事情的结果持悲观态度,因为那位幕后操纵者明显察觉到了他的占卜,有充足的时间转移藏身之处。

    所以,他只希望能从相应的住客信息找到更进一步的线索。

    而这价值7镑……想想就心痛……克莱恩在侦探亨利描述完毕后,拿上手杖,告辞出门。

    …………

    周六上午,八点四十分,格林赫尔疯人院的医生办公室内。

    戴着金边眼镜,气质出众的达斯特.古德里安脱掉外套,摘下帽子,将它们挂到了衣帽架上。

    他刚拿起装有咖啡粉末的锡罐,就听到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请进。”达斯特不甚在意地说道。

    然后,他看见半掩的房门被推开,看见一位穿黑色过膝风衣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因为对方的陌生,达斯特疑惑开口道:

    “上午好,你是?”

    克莱恩随手关门,取下帽子,按在胸口,行了一礼道:

    “上午好,达斯特医生,请原谅我的冒昧来访,我是阿霍瓦郡警察厅的见习督察克莱恩.莫雷蒂,这是我的证件和徽章。”

    “督察?”达斯特低语一句,接过了对方的证件和徽章。

    “特殊行动部……”他缓缓抬头,目光冷静到没有半点涟漪,仿佛在审视着什么。

    黑色短发,比褐色更深一点的瞳孔,有点学者气质,沉着而平静,暂时看不出恶意……

    达斯特递还手中的物品,斟酌着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

    “请坐,警官,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克莱恩坐了下来,将手杖放好,缓慢收起证件和徽章,露出微笑道:

    “请允许我再重新做一次自我介绍。”

    “我还是廷根市值夜者小队的成员,专门处理涉及非凡因素的事情。”

    “上午好,观众先生。”

    他话音未落,就不出意料地看见达斯特瞳孔变小,手掌回缩,一副想要夺路而逃的样子。

    “警官,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达斯特强撑着说道,险些无法维持状态,“这样的玩笑我并不喜欢,或许我该叫警卫了。”

    克莱恩缓缓从腋下枪袋里取出左轮,笑容不变道:

    “达斯特先生,我知道你看得出来我的信心,也看得出来我并没有恶意,呵呵,坦白地讲,我刚开始还有些不确定,但你的反应给了我答案。”

    以上每句话都是真实的……克莱恩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达斯特稍微放松了一点,余光瞄着对方的左轮,疑惑问道:

    “我很难理解你为什么会来找我……我不觉得我有暴露什么……”

    克莱恩笑笑道:

    “这只是一个偶然,或许命运安排我们认识。”

    “其实我们有在恶龙酒吧的地下交易市场见过面,但当时你并没有注意我。”

    “你虽然聪明地将序列魔药的辅助材料分开购买,但对刚好也了解这个配方的我来说,依然足够值得关注。”

    达斯特忽地吐了口气,仿佛失去了辩解的动力:

    “原来是这样……”

    “我还以为我做的足够谨慎,想不到,想不到……”

    呢喃了几句,他盯着克莱恩的眼睛道:

    “警官,我知道你不是来抓捕我的,你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克莱恩神态放松地说道:

    “我和其他值夜者不同,我不认为每一位不属于我们的非凡者都是潜在的罪犯,这对那些向往秩序和善良的人并不公平。”

    达斯特改变了坐姿,不再那么紧绷地说道:

    “如果别的值夜者、代罚者和机械之心成员能够像你一样,那世界就和平了。”

    “你知道值夜者、代罚者和机械之心成员?”克莱恩故作惊讶地开口,“这不是一个误入非凡领域的人应该知道的事情,你背后肯定有个组织。”

    他往后一靠,嘴角含笑道:

    “心理炼金会?”

    说话的同时,他悠闲地看着达斯特的脸色一点点难看。

    “我看出来你在期待我的回答,可还是忽略了某些似乎很平常的事情,落入了你的语言陷阱……”达斯特懊恼地低语道。

    他开始发现“观众”状态不是万能的,看得出来对方的目的,却不表示可以弄清楚具体的细节。

    克莱恩摩挲着手枪的转轮道:

    “医生,我们必须坦诚地交流,这可以从我开始。”

    “我不认为未被管理的非凡者是潜在的罪犯,但我赞同登记和监管每一位非凡者,这是对失控风险的防范,避免更严重更危险的情况发生。”

    “我不会打扰你正常的生活,我希望我们之间能有限度合作。”

    “有限度合作?”达斯特仿佛在思考般反问道。

    克莱恩低笑了一声道:

    “是的,有限度。”

    “比如,定期向我报告自身的状态,你知道的,很多失控事件在情况不那么严重的时候是有挽救可能的,而值夜者在这方面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

    “比如,在你的组织中,在你认识的非凡者里,如果有人即将危害到无辜者,请及时向我提供线索。”

    “比如,用一些事物交换某些对你更加有用的事物,这是给你的福利,你应该知道福利的意思。”

    “另外,你不用再担心了,不用再害怕哪一天突然就被值夜者、代罚者和机械之心的成员抓捕或者击杀,你可以安稳地、愉快地享受你的生活。”

    “我们会给你一些证明身份的物品,你可以在最后的、没有其他办法的时刻使用。”

    达斯特沉默听着,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你希望我背叛我的组织?”

    “不,不是背叛。”克莱恩陈恳说道,“这是对公义,对道德,对善良的维护,你是在阻止某些邪恶的、凶残的、血腥的案件,除了这方面的事情,我不会让你出卖你所在组织的秘密。”

    达斯特仔细想了想,似乎因为有借口而变得好受了一点。

    他默然几秒,伸出右手道:

    “合作愉快。”

    克莱恩用未持枪的手和对方握了握道:

    “合作愉快。”

    他顿了下,轻笑道:

    “医生,你可以告诉我,你是否是心理炼金会的成员了。”

    “是的。”达斯特点了下头。

    还未进门就开启了灵视的克莱恩没有发现对方的情绪颜色出现波动,于是斟酌着问道:

    “你是怎么加入心理炼金会的?”

    达斯特看着对方的眼睛道:

    “因为这家疯人院的一位病人,我给他看病的时候,发现他能完全看穿我,清醒理智地不像是个疯子……”

    “他叫做胡德.欧根。”

    克莱恩记住了这个名字,又和达斯特聊了几句,约定了见面请求的隐秘传递方式和见面的地点等事项。

    他暂时没有与对方交流魔药、配方、传闻等事情,在适合的时候提出告辞,收起左轮,离开了达斯特的办公室。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达斯特猛地吐了口气,瘫软地后靠住椅背,有些痛苦又有些放松。

    …………

    佐特兰街36号,黑荆棘安保公司内部。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邓恩灰眸一扫,开口问道:

    “出了什么事情吗?”

    迟到了快半个小时的克莱恩组织着语言道:

    “队长,我发现了一位非凡者,确认是心理炼金会的成员。”

    “……他是一位正派的医生,愿意和我们合作,我认为最好保持目前的状态,这能帮助我们及时了解到心理炼金会的最新情况。”

    顿了几秒,克莱恩又补充道:

    “我想发展他成为值夜者的线人,或者隐秘的外围成员。”

    线人这个词语来自因蒂斯语,来自罗塞尔大帝。

    邓恩缓缓颔首道:

    “你处理得非常好,但以后再有这种事情,最好先告诉我。”

    “把那位医生的信息和你处理过程的文字资料提交给我,我会给他一些证明身份的物品。”

    “还有,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伦纳德他们,虽然都是值得信任的队友,但相关条例有明确规定。”

    “以后你负责联系那位医生。”

    克莱恩无声吐气,笑容满面道:

    “好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