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一章 倒立的陵寝
    莫尔斯小镇的建筑大多遵循着百年前的风格,最显眼的那栋就是尖顶的、黑色的教堂。

    弄好马车,克莱恩等人飞快解决掉了面包、吐司、培根、奶油和咖啡组成的午餐。

    “在封印物‘3—0782’的净化下,我们还能支撑两个小时三十五分钟。”科恩黎站在教堂门口,从燕尾服正装的内侧口袋里掏出金壳怀表,按开看了一眼道,“我建议先处理那几起疑似闹鬼的事件,避免可能发生的恶化,然后才回到教堂,轮流看守,恢复状态。”

    ——正常情况下,接近极限状态的序列9、序列8和序列7非凡者得远离“变异的太阳圣徽”2个小时才能彻底恢复,但如果没到极限,或者说只想恢复部分,那就视情况而定,最少1个小时。

    “好的。”

    “我没有意见。”

    克莱恩和伦纳德同时开口道。

    “那我们先处理哪一起事件?”科恩黎征询着同伴的意见。

    伦纳德收起吊儿郎当的姿态道:“独居老者听见房屋内有沉重脚步声回荡的那起。”

    “为什么?”科恩黎下意识反问起理由,克莱恩也饶有兴趣地等待着某个家伙解释。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诗人直觉?他悄然黑了对方一句。

    伦纳德的目光从个头不高的科恩黎脸上移到了克莱恩面部,然后又移了回去,轻笑一声道:

    “因为那里距离教堂最近。”

    “你怎么知道的?资料上没有写啊……”克莱恩脱口问道。

    伦纳德嘿嘿一笑道:“用餐途中,我不是去了盥洗室吗?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一位见习牧师,随口聊了几句,他告诉我诺阿的家就在教堂附近,嗯,诺阿就是那位独居老者的名字。”

    不愧是三年以上的值夜者,做任务很熟练嘛……克莱恩干笑一声,侧头对科恩黎道:“那我们就先去诺阿的家。”

    “好的。”科恩黎对此没有任何意见。

    而仅仅一分钟后,他们就抵达了诺阿的家……

    诺阿是位头发斑白而稀疏的老者,他年轻那会在一场战争里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左手,不得不离开军队,拿着补偿,回到家乡。

    此时,他打开房门,看了看面前三位陌生人,又望了眼匆忙从教堂赶过来的斯艾尔,沙哑着嗓音道:

    “进来吧,希望你们能解决我的问题,我听说你们带来了圣水、圣徽、银匕和大蒜?这真是非常棒,我放心了不少,请原谅我的啰嗦,你们要理解一位上了年纪的人连续两晚都无法安然入睡后的状态,噢,女神啊,我一直承担着害怕,精神都变得恍惚。”

    刚入大门,伦纳德突然挺直了腰背,目光宛若实质地审视起四周。

    紧跟着,克莱恩才感觉到房间内徘徊的阴冷气息,那是鬼魂曾经在这里活动所残留的痕迹。

    “确实有不洁的生物来过。”科恩黎最后一个发现这里的状况,压低嗓音说道。

    “很弱小。”伦纳德收回目光,悠然开口。

    “午夜诗人”在教会记载的所有序列8里,都能算灵感较高的“职业”。

    “是的。”克莱恩感觉到封印物“3—0782”自然散发的温暖和纯净正在飞快消融着那些阴冷的气息,而对方毫无抵抗力。

    就在这时,等了好一会儿的镇民们纷纷聚到诺阿家,用一双双又好奇又期待的目光注视着克莱恩、伦纳德和科恩黎。

    “咳!”伦纳德清了清喉咙,朗声说道,“我们有女神的庇佑,那些不洁的生物很快就将消失,不会造成任何麻烦。”

    说完,他用目光示意克莱恩给大家表演“净化仪式”。

    为什么是我?克莱恩用眼神反问道。

    当然,他也不知道伦纳德能不能看懂自己的眼神。

    很显然,伦纳德领会了他的意思,压低嗓音道:

    “你是专业人士,在仪式方面。”

    好吧,谁叫我主动申请来帮忙呢?克莱恩整理了下衣物,从伦纳德那里接过了圣水、圣徽、银匕和大蒜。

    他先将“黑暗圣徽”戴在胸前,接着掰开大蒜,一瓣一瓣地丢向各个角落。

    “咦,驱除鬼魂的时候,大蒜是这样使用的吗?”

    “和报纸上的描述不一样啊……”

    “这能有用吗?”

    ……

    围观的镇民们瞬间议论纷纷,又好奇又兴奋,就像到马戏团游玩一样。

    没有用!我就随便做个样子!克莱恩忽然有种自己成为了“小丑”的感觉,连忙半闭起眼睛,用银匕挑出圣水,洒向地面。

    他一边洒,一边绕着房屋行走,嘴里念念有词:

    “黑夜女神……”

    “隐秘之母……绯红之主……”

    “厄难与恐惧的女皇……”

    “安眠和寂静的领主……”

    ……

    这标准的神棍范立刻震住了全场,镇民们相继安静了下来。

    而人一进入安静的状态,很容易就能察觉到之前忽视的东西。

    “很温暖的感觉。”

    “就像在晒太阳……”

    “不,我仿佛看见了纯净的天空……”

    “真是神奇啊……这就是圣水的作用吗?”

    “不愧是圣赛琳娜教堂派来的教士!”

    “赞美女神!”

    ……

    镇民们小声地讨论着,望向克莱恩、伦纳德和科恩黎的目光渐渐充满敬畏,房主诺阿则明显放松了下来,对事情能否解决再无疑问。

    这都是封印物“3—0782”产生的效果……我们驱除鬼魂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在原地待一分钟就够了……不用很累很麻烦……克莱恩将房屋各处的阴冷气息净化完毕后,睁开双眼,收起银匕,严肃而认真地在胸口画出绯红之月:

    “赞美女神!”

    “赞美女神!”镇民们虔诚地回应着。

    “接下来还有些事情得处理,但我们需要绝对的安静。”伦纳德环视一圈,微笑开口道。

    见识了什么叫“专业”的镇民们没敢强行逗留,在斯艾尔教士的招呼下,潮水般退出了诺阿的家,就连这栋房屋的主人,也不得不暂时离开。

    “其实我很想立刻睡一觉……”诺阿嘟囔着走向教堂。

    伦纳德迈步伸手,合拢大门,转头对克莱恩道:

    “你占卜一下事件的起因。”

    “没问题。”克莱恩也想试一试能藉此占卜出什么。

    我知道是阿兹克先生做的……但他的位格似乎不低,呵,能活一千三四百年的人位格肯定不会太低……所以,我的占卜必然会受到影响……这种情况下,没有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帮忙的我,连自己都不清楚能得到什么启示……克莱恩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写下了“占卜语句”:

    “诺阿家闹鬼事件的起因。”

    他拿着那张纸,走到圆桌旁,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后靠住椅背。

    迷离、朦胧的世界里,克莱恩突地看见了一座黑色的陵寝。

    它与金字塔类似,但却倒立着嵌入了地面,近乎被埋葬。

    而这古老的陵寝里面,浓郁的黑雾遮掩了一切。

    克莱恩霍然苏醒,睁开了双眼。

    “有什么发现?”科恩黎关切地问道。

    克莱恩想了想,没有隐瞒地将梦中获得的启示详细描述了一遍,末了道:

    “这肯定不是北大陆的陵寝风格,我是指第五纪元,在这方面,我勉强算是专家。”

    伦纳德仿佛在思考般点了点头道:

    “那是南大陆的‘倒金字塔’,意味着从人间进入冥界,而无论在曾经的拜朗帝国,还是它的分支高地王国等地方,只有所谓的死神后裔才能为自己修建这样的陵寝。”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就是‘死神’的象征。”

    “嗯,鬼魂肯定会与死神有关,这占卜结果毫无疑问是正确的。”

    没去理睬伦纳德的嘲笑,克莱恩怔怔出神,产生了一个有趣的想法:

    难道阿兹克先生是死神的后裔,或者说,他能获得这么漫长的生命,是因为与死神进行了某种交易?

    根据《夜之启示录》相应篇章和值夜者的内部资料记载,死神是邪恶的神灵,曾经在第四纪尾声于北大陆掀起过一场浩劫,那段时光被称为“苍白年代”。

    嗯,祂后来据说陨落于七神联手……拉姆德古堡的初始年代已经不可考,但不会早于“苍白年代”。

    如果真有些联系,那居住在红烟囱房屋内的幕后黑手取走阿兹克先生孩子的头骨就有可以探究的地方了……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为北大陆诸国殖民南大陆找借口,毕竟那边主要信仰死神……

    因为没有别的发现,三位值夜者并未停留太久,很快离开了诺阿家,开始处理另外两起疑似闹鬼的事件。

    同样的过程,同样的结果,他们很快就让小镇摆脱了死灵气息的困扰,但并未找到这一切的源头。

    途中,伦纳德询问过镇民,问最近几天是否有陌生人前来,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阿兹克先生没有来过?他应该是秘密抵达,又悄然离去,没人发现……确实谨慎……他说周三回廷根市区的意思是,即使我们不处理,那些“鬼魂”也会在这一天自行消失?克莱恩想着事情,跟随伦纳德和科恩黎回到了莫尔斯教堂的门口。

    而他们还能在“变异的太阳圣徽”下支撑1个小时45分钟。

    “我们轮流看守,1个小时换一次。”克莱恩忍耐住内心的激动,看了下天色道,“争取能赶回廷根市区用晚餐。

    “没有问题”伦纳德瞄了克莱恩一眼,低笑道,“但为了保证安全,我建议两人看守,一人休息,依次轮换。”

    ……克莱恩呆了一下,念头急转,微笑回应道:

    “好啊,但这样我们就必须演算出一个最合理的轮换方式,谁先休息,接着是谁,最后是谁,每次要多少时间恢复,恢复多少,嗯,我认为得建立一个含有未知数的方程,以求得最优解,并与单人看守做出比较……有个效率函数那就最好了……我们先假设未知数是……”

    “停一下!”伦纳德碧绿的眼眸内尽是茫然和恐惧,“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单人看守吧,轮到的那位就待在教堂内,它的范围足够大,当然,得让斯艾尔教士他们去别的地方做客,剩下的两位则守在教堂外面,防止有人接近。”

    “这也是我的意见。”科恩黎发现自己一听到数学方面的问题就会头疼。

    “好吧。”克莱恩“勉为其难”地点头道。

    要是他刚才没能说服两位队友,那就只能尝试着像上次那样,用每个人都有特殊都有秘密来和伦纳德交易,付出一定信息,换取他的离开。

    而现在,问题彻底解决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