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同的状态
    回到卧室,克莱恩就着还未解除的灵性之墙,非常熟练地拿出一根混杂了檀香的蜡烛,将它摆放于书桌正中。

    紧接着,他按照流程,用灵性点燃烛光,洒入象征好运与神秘的精油、纯露和草药粉末,看见摇曳的火苗重复起黯淡与明亮两种状态,闻到了宁静而悠然的香味。

    克莱恩退后两步,望着桌上的蜡烛,用巨人语低喊出声道:

    “我!”

    稍有停顿,他改换赫密斯语道:

    “我以我的名义召唤:”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刹那之间,不断摇曳的昏黄烛火与宁静悠然的香味交错融合成了一个虚幻的漩涡,疯狂吸纳着灵性的漩涡。

    等到克莱恩诵念完咒文,漩涡稳固成了巴掌大小的灰白之圆。

    审视了几眼,没有丝毫疑虑的克莱恩逆走四步,重归灰雾之上,不出意外地看见属于自己的那张高背椅荡开一圈又一圈光纹,衬托得由部分“无瞳之眼”和部分“扭曲之线”构成的古怪符号分外诡异。

    他吸了口气,借助冥想的方式稳定住心灵,伸手触碰向目标。

    几乎同时,他听见了自己刚才诵念的召唤咒文,看见奔涌的灵性与涟漪般的光纹糅合拉伸出了一扇虚幻的大门。

    与上一次相比,这扇大门彻底成型,布满了神秘的花纹!

    而这些花纹于中央位置串连出了“愚者”那张高背椅后的古怪符号,由部分“无瞳之眼”和部分“扭曲之线”构成的古怪符号!

    望着这扇摇晃待开的虚幻大门,克莱恩凝聚精神,给予了强烈的推动意念。

    无声无息之间,永不改变般的灰白雾气和巍峨宏伟的古老宫殿仿佛被投入了石头的湖面,产生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往那扇“召唤之门”的方向涌去。

    沉重的摩擦声霍然响起,虚幻的、诡异的大门猛地裂开了一丝缝隙,透过它,隐约可以看见后面是幽暗深邃到极点的世界,有无数难以描述形体的透明影子,有一道又一道不同颜色的、蕴藏着无穷无尽知识的明净光华。

    就在这时,克莱恩只觉门内传来了难以想象、无法抗衡的吸力,整个人不由自主就投了过去。

    我去!不给考虑的余地吗?他刚涌现惊愕的想法,身影就穿透缝隙,消失在了门后那片幽邃里。

    “脑袋”的极度眩晕和让人接近疯狂的嘶吼声逐渐平息,克莱恩终于找回了自我认知。

    他看见面前是个穿着陈旧衬衣、黑发褐瞳、五官普通的年轻男子,对方个头中等,体型瘦削但仿佛蕴藏着不少力量,身上带着明显的书卷气却一点也不显阴沉。

    ……这不是我自己吗?克莱恩对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他每天照镜子整理衣物时,都能遭遇类似的事情。

    他微不可见点头,有所明悟地环视四周,看见了自己那张铺着白色床单的睡床,看见了挂着半高丝绸礼帽、燕尾服正装和黑色薄风衣的衣帽架,看见了摆放着不少书籍的架子,看见了收拾得干干净净只剩一根蜡烛的书桌,看见了散发灰白光晕的烛火。

    而他如今正漂浮在那巴掌大小的灰白之圆前方。

    所以,我真把自己给“召唤”出来了?类似于灵魂离体的效果……但又好像有点不一样……克莱恩望着面前那具属于自己的肉体,望着“他”空洞无神处于发呆状态的双眼,陷入了沉思。

    不过,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前往灰雾之上的只有本身灵魂,也就是神秘学里的精神体,外在表现为星灵体。

    难怪我能在灰雾之上直接看见“正义”、“倒吊人”和“太阳”的星灵体表层,从而确定他们是否属于非凡者,并粗略判断他们的序列……嗯,我的肉体好像受到了一定的保护,来自仪式力量的保护,能这么稳稳站住,没有失去平衡,瘫倒在地……“正义”小姐他们应该也差不多……克莱恩慢慢适应了目前的情况,开始审视肉体和灵魂各自的状态。

    他收回目光,尝试着驱动糅合了些许神秘空间力量的自身灵体。

    呜!

    略显阴冷的风刮了起来,徘徊盘旋于卧室内,克莱恩欣喜地品味到了飞行的味道,绕了一圈又一圈。

    “同城之内,我也能扮演一回‘信使’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携带现实事物……”他控制住情绪,停止下来,漂浮于半空,试验起别的能力。

    他抓向书架上的笔记本,手掌穿了过去,又穿了回来,无处着力。

    “有一点黏稠感,和穿透空气不同……等我更加强大,或者能更多地撬动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的力量,或许就能办到……”克莱恩又试了试单独的纸张,但依旧无法抓取。

    想了十几秒,他飞向衣帽架,将透明模糊的手探入黑色风衣口袋,触碰向报销成功得到补齐的“沉眠符咒”和“安魂符咒”。

    这是参杂了他本身灵性的物品,在神秘范畴内,和普通的现实物质有一定区别,所以,克莱恩想试一下能不能携带它们。

    他的手掌又一次穿过,但明显感受到了符咒的存在,感受到了灵性的交融,只是他的“力气”还不够大,无法将符咒拿起,当然,也可以换个说法,那就是符咒的灵性还不够强,难以和他目前的存在状态产生强烈共鸣。

    “灵性不够强……”克莱恩若有所思地转向另一个口袋,那里装着窃取神血力量并参杂本身灵性制成的“阳炎符咒”。

    温暖的感觉迅速传遍了他的全身,让他的形体更加稳固,思绪更加清明。

    薄薄的金片被他拿了起来,拿出了衣兜,而房间内新增加的镜子中,那片符咒是自己漂浮往外的,就像众多鬼故事里的描述一样。

    “能携带阳炎符咒,也能直接用灵性发声……嗯,这种状态下我具备一定的实力了……”克莱恩飞向镜子,停在前方,看到里面只有一枚薄薄的金片呈现,除此之外,就是正对着的家具和因为窗帘合拢而产生的昏暗。

    考虑了几秒钟,他将“阳炎符咒”放到床上,自身则重新返回镜子前,想尝试能否钻进去。

    眼前一黑,克莱恩的视角突生变化,他看到了刚才镜中映照出的所有画面,看到了昏暗环境里模糊勾勒的一件件事物,这让他感觉自己正藏身于隐蔽角落里,窥视着小半个房间。

    真能进入镜子里,但这只是普通的物品,没通向什么神秘诡异的世界……克莱恩微微点头,往前一冲,又回到了房间内。

    “阳炎符咒”的携带成功给了他极大的信心,于是又试图抓起另一件物品。

    那是来自阿兹克的铜哨!

    刚一触碰这古老而精致的物品,克莱恩就霍然感觉到自身的灵性在膨胀,在冰冷。

    腾的一下,他虚幻的眼睛变成了燃烧的火焰,深黑的火焰。

    “似乎强大了一点,状态更接近于怨魂,但没有那种强烈的怨念……”克莱恩沉淀的精神里映照出了自己目前的样子。

    这是属于“小丑”的能力。

    “阿兹克先生的铜哨果然神奇。”他点了下头,发现自己能拿起一定重量的纸张了,“沉眠符咒”等也毫无疑问地可以。

    可惜啊,仪式银匕能够携带,左轮却太重,无法抓起……克莱恩结束了这方面的尝试,转而研究当前状态有没有施法能力。

    经过认真的试验,他确定被“召唤”出来的自己有两种类法术能力,一是用无形的嘶吼直接震慑目标的灵魂,二是通过接触,制造类似冻僵的效果。

    满意地停止,克莱恩将目光投向了凸肚窗外,投向了被帘布遮掩住的阳光和街道。

    “不知道现在状态的我,能不能在白天活动……”他嘀咕一声,飘到了窗前。

    紧接着,克莱恩小心翼翼地拉动帘布,让它露出了一道缝隙,让少许阳光穿透灵性之墙,照入了卧室。

    在这灿烂的阳光下,克莱恩发现自己的灵体在蒸腾黑雾,力量也在一点点消退。

    他赶紧松手,让帘布又遮住了光芒。

    “不行啊……”克莱恩沉思片刻,将目光望向了放于床上的“阳炎符咒”。

    如果有“永恒烈阳”的神血力量加持,会不会获得不一样的效果?他飘到床上,试图抓起那薄薄的金片。

    可是,他刚触碰到目标,温暖纯净的感觉就与他本身膨胀冰冷的灵性产生了冲突,就像水与火难以共存一样。

    滋!

    他如被烫伤般丢下了掌中的金片。

    阿兹克先生的铜哨和“阳炎符咒”无法同时存在于我的灵体内……克莱恩有所明悟地放好铜哨,让本身的灵性收缩,让眼窝的黑色火焰熄灭。

    这种状态下,我的两种类法术能力都变弱了……试验了一番,克莱恩抓起“阳炎符咒”,再次感觉到灵体的稳固和温暖的洗礼。

    他回到窗前,又谨慎地将帘布拉开了一道缝隙。

    阳光照了进来,照在了他的身上,只有暖意,没有伤害。

    “不错……”克莱恩露出由衷的笑容,穿透灵性之墙,小心翼翼地飞到了屋外,打算做更多的实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