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八章 舞会(求推荐票月票)
    坚挺的鼻子,稀疏的眉毛,略显下垂的脸颊,淡蓝的眼眸……齐林格斯看着镜中的自己,上上下下审视了几遍,确认与昏迷的男子没有任何区别。

    比划了对方的几个习惯动作以后,他弯腰将地上的男子拖到一边,塞入了衣柜里。

    然后,他前伸右手,喀嚓一声捏断了对方的脖子。

    掏出手绢,擦了下手掌,齐林格斯拉拢了衣柜的门。

    他缓步回到穿衣镜前,披上黑色的双排扣礼服,打好了领结,然后拿起一瓶琥珀色的香水,滴了几滴在手腕处,随即擦拭到身体的不同部位。

    照着镜子梳理了下头发,齐林格斯走出房门,随手合拢,对等待在外面的管家道:

    “不要让任何人进入我的房间,里面有重要的物品。”

    “是,格拉米尔男爵!”头发斑驳的管家以手按胸,躬身行礼道,“您的马车和随行的仆人正在楼下等您,尼根公爵的请帖也在那里。”

    齐林格斯保持着男爵的派头,微不可见地轻轻颔首,在管家陪同下,姿态傲慢地走向了楼梯口。

    呵,一个背负着不少债务,连普通的安保人员都舍不得聘请的男爵,竟然保持着一个管家,一个贴身男仆,两个侍从,两个一等女仆,四个二等女仆,两个洗衣女佣,一个马车夫,一个喂马人,一个园丁,一个厨师,一个厨师助手的配制,对这些愚蠢的贵族来说,体面真是胜过一切……这让我不得不浪费时间去学习他们对某些单词的古怪发音和所谓的贵族腔调……齐林格斯在心里冰冷而不屑地想道。

    …………

    贝克兰德,乔伍德区,某个窄小的公寓内。

    休.迪尔查盘腿坐在床上,望着借助窗口光芒阅读小说的佛尔思.沃尔道:

    “真是让人绝望啊,齐林格斯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始终查不到他究竟想在贝克兰德做什么。”

    她们按照预定的规划,辗转报了警,并暗中寄信给受理的警察局,详细描述了凶杀案现场的诡异状况和疑似齐林格斯的罪犯。

    警察部门的反应没有出乎她们的预料,谨慎为重,直接转交给了“代罚者”队伍。

    经过一天的酝酿,“飓风中将”齐林格斯潜入贝克兰德的事情就传遍了各个“执法小队”,休和佛尔思也离开了原本租住的地方,躲藏了起来,进行隐蔽的调查。

    她们可不希望被找回警察局去协助调查,不管是“代罚者”,还是“值夜者”,以及“机械之心”队伍的成员,都敌视着不属于官方的非凡者,视他们为潜在的罪犯。

    所以,休和佛尔思不仅在逃避齐林格斯可能的追索,也在躲开那些“执法者”们。

    “如果这么容易就能被我们查到他的目的,齐林格斯早就被埋葬在了墓园里,墓碑前肯定也长满了茂盛的杂草。”佛尔思不慌不忙地回答道,“我们需要的是耐心等待,只要这种强度的排查持续下去,齐林格斯必然会犯错,不得不说,能够让人变化成不同容貌的神奇物品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休双手抱住膝盖,望向窗台道:

    “我只是担心齐林格斯会在短时间内行动,然后抢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逃离贝克兰德。”

    “那样一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晋升序列8,更别提序列6,序列5……”

    她顿了几秒,怔怔出神地低语道:

    “更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回属于我们家族的东西……我快一年没见到我的弟弟了……”

    佛尔思宽慰笑道:

    “等你完成了心愿,请允许我将你的经历写成故事,这肯定非常的精彩非常的有趣。”

    “唔,其实我认为以奥黛丽小姐的慷慨,即使事情就这样结束,她也会给我们一笔丰厚的赏金,毕竟我们忙碌了那么久,毕竟我们让齐林格斯主动现身。”

    “希望是这样……哎,为什么我就不能有奇遇呢?”休胡乱抓了下自己及肩的金发。

    佛尔思微皱眉头道:

    “在超凡世界里,奇遇往往伴随着危险,我至今也不清楚那满月时就会出现的呓语究竟代表着什么,是否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变化,呵呵,没有危险的奇遇也是存在的,但非常非常稀少,你的愿望真的难以实现,除非,除非我们能得到正统神灵的眷顾,或者某位友善的隐秘存在的注视,然而,我们很难分辨这是否是邪神恶魔的伪装。”

    休挺直腰背,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道:

    “愿女神庇佑我!”

    …………

    尼根公爵位于贝克兰德皇后区的府邸内,一场盛大的舞会正在进行。

    这里分成了两个部分,一处是跳舞的大厅,它位于底层,铺着雕满繁复花纹的华丽石板,角落有属于公爵的优秀乐队,沿着大厅的阶梯往上,则是位于二层的、环绕了一圈的回廊,宾客们端着酒杯,立在栏杆前,俯视着下方的舞蹈,类似于从看台位置欣赏击剑活动,时不时有绅士走到小姐或者夫人面前邀请她们共舞,如果得到允许,双方就执手走下楼梯,进入大厅内。

    在不靠近大厅的回廊另外一侧,有一扇又一扇的门,后面基本属于宾客休息室。

    但其中对开的那扇大门后是一条走廊,两侧立着不同的石膏雕像,皆属于尼根家族的先辈。

    一路来到尽头,就能看见舞会的另一个部分,这里同样是个大厅,摆着一张张长条桌,摆着各种美食和美酒,属于公爵的另一支乐队则为宾客们演奏着悠扬而放松的乐曲。

    这处大厅内,宾客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或坐或站地交流着各种事情,希望短暂逃避喧嚣的人则进入附属于大厅的一个个阳台,眺望花园内的风景和天空的红月。

    跳过开场舞的奥黛丽.霍尔原本站在舞会大厅的二层,发呆般望着从屋顶垂下的巨大水晶吊灯,望着上面的一根根蜡烛,但发现不少人蠢蠢欲动,想过来邀舞后,她机智地离开这里,踏上了通往“餐厅”的走廊。

    真是无趣啊,但又不能不参加……哎,他们就不能让我安静地在那里观察吗?不得不说,有些人跳舞的时候表情真是丰富啊,总让我想起那些求偶的动物……奥黛丽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无聊地走起了一字步。

    就在这时,她眼角余光看见一道身影靠近,忙放缓脚步,挺直腰背,瞬间变回了优雅而文静的霍尔小姐。

    “你好,格拉米尔男爵。”奥黛丽用完美无缺的笑容和礼仪打着招呼。

    对面眉毛稀疏、眼眸淡蓝的格拉米尔男爵微笑行礼道:

    “你好,霍尔小姐,你是这场舞会最明亮最耀眼的宝石。”

    寒暄了几句,格拉米尔男爵走向了舞会大厅,奥黛丽则继续靠近“餐厅”位置。

    走了几步,她忽地皱起眉头,碧绿的眼眸内满是疑惑:

    “格拉米尔男爵和往常不太一样啊……”

    “以前的他,看见地位比自己高且较为美丽的小姐和夫人时,目光都会移到旁边,不敢直视,然后不断地偷瞄……但今天的他,显得很自信……”

    “还有,他香水的味道也不对,他以前参加各种聚会时,身上散发的都是‘琥珀’这款香水的尾调,麝纯而淡,不炫耀却高贵,也就是说,他会提前几个小时喷洒香水,让前调和中调都能在宴会前挥发掉,可刚才,他身上的香味是‘琥珀’的中调,绵密厚雅……”

    奥黛丽的脚步越来越慢,作为一名彻底消化掉了魔药的“观众”,她对细节的敏锐绝非其他非凡者可以比拟。

    忽然,她想到了一个可能,碧绿晶亮的眼眸一下凝固:

    “不会是齐林格斯假扮的吧?”

    “‘蠕动的饥饿’有让人变化成不同容貌的能力!”

    ……

    奥黛丽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一颗心霍然提了起来,又紧张又慌乱。

    “如果真是‘飓风中将’,他想做什么?可惜,不能带苏茜来参加这场舞会,要不然能让它暗中观察一下刚才的格拉米尔男爵……不行,我必须提醒爸爸!”思绪纷呈间,奥黛丽加快脚步,进入餐厅,找到了正和内阁首席秘书等人交流的霍尔伯爵。

    她勾勒出无懈可击的笑容,走了过去,挽住霍尔伯爵的手臂,对其他人道:

    “各位先生,我能借走霍尔伯爵几分钟吗?”

    “美丽的小姐,这是你的权利。”几位绅士都友善地回应道。

    奥黛丽拉着霍尔伯爵来到最近的阳台,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对中年发福的父亲道:

    “爸爸,我有件事情告诉你。”

    霍尔伯爵原本带着宠溺的笑容,但见女儿的表情非常正经,也严肃了起来:

    “什么事情?”

    “我刚才遇见了格拉米尔男爵,但他在某些细节上和以前不一样,比如,他身上的香水味道属于‘琥珀’的中调,以前是尾调,比如……”奥黛丽说着自己观察到的不同,这能够用敏锐和细心来解释。

    描述完刚才的事情,她斟酌着补充道:

    “我听格莱林特子爵提到过,‘飓风中将’齐林格斯有变化成他人容貌的能力,他最近不就在贝克兰德吗?”

    霍尔伯爵安静听完,表情变得异常凝重。

    但他很快就露出笑容,安抚着略显慌乱的女儿道:

    “我会处理的,你去找你的妈妈,和她待在一起,她就在这个大厅的休息室内。”

    “好的。”奥黛丽乖巧地点头道。

    前往休息室的途中,她回头望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只见霍尔伯爵正在与一位贵族低声交流着什么,表情相当严肃。

    奥黛丽的心又不由自主悬了起来,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免得爸爸、妈妈和哥哥遭遇伤害。

    环视一圈,她改变方向,离开餐厅,进入一条走廊,熟悉地找到了尼根公爵家的小祈祷室。

    她推门而入,反手锁住,望了眼前方的风暴之主象征,下意识找了个僻静黑暗的角落。

    奥黛丽坐了下来,身体前倾,双手交握成祈祷的姿势抵住额头。

    然后,她用赫密斯语低声诵念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您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您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PS: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