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三章 “异种”(第二更求月票)
    克莱恩期待又忐忑地展开信纸,阅读起阿兹克的回复:

    “……你描述的场景,让我想到了一些可能,想到了吸血鬼和异种。”

    “天然的吸血鬼在巨龙和巨人退出历史的舞台前,就已经接近灭绝,之后偶尔才能发现他们,我们平时所讨论的、民俗传说里的吸血鬼,更接近于非凡者,我记得有一条途径的某个序列的魔药名称就叫‘吸血鬼’。”

    “如果你的上司已经处于半疯狂的状态,那他很可能是误服了这种魔药,两种不同途径的魔药混杂,半疯狂是必然的结果,嗯,我隐约记得,‘黑夜’途径,也就是你说的‘不眠者’途径,可以和‘死神’途径,‘巨人’途径在高序列互换,但这不包括‘吸血鬼’所在的途径。”

    “当然,不排除你上司有意识接受的可能,毕竟‘吸血鬼’能拥有漫长的生命,出色的体质,以及卓越的外表,比起这些好处,半疯狂的状态不是不可以接受。”

    克莱恩看得怔了一下,没想到阿兹克先生竟然提供了这么有用的情报。

    “死神”途径是指“收尸人”途径,它可以和“不眠者”途径在高序列互换,这是我之前就从罗塞尔日记里了解到的秘密,但想不到,它们还能和“巨人”途径在序列4及之后互换……“巨人”途径是白银城掌握的那条,也就是现在的“战神”途径……我一直怀疑,巨人王奥尔米尔是远古战神……

    嗯,罗塞尔大帝的日记上有描述黑夜女神教会和战神教会水火不容……难道就是因为彼此序列在高层次可以互换?

    以这个猜测为前提来推理,风暴之主教会、永恒烈阳教会、知识与智慧之神教会这三大最古老教会互相仇视的情况就能得到一定的解释了,因为他们分别掌握的“水手”、“歌颂者”和“阅读者”途径能在高序列互换!

    嗯,上个纪元末尾的“苍白年代”里,死神陨落的主要推手恐怕就是黑夜女神和战神……

    队长平时的状态很正常,除了记忆不好,没有一点半疯狂的表现,可以排除掉服食了‘吸血鬼’魔药的可能!

    阿兹克先生最近回忆起了不少事情啊……难道“蠕动的饥饿”真刺激到了他?

    克莱恩轻轻点头,继续往下阅读:

    “‘异种’并不是一个种族的名称,而是对很多相似生物的描述,他们正常的时候与人类没有区别,但心里始终潜藏着本能的、扭曲的、被压抑的欲望,只要遇到特定场景或者特定事物的刺激,就会爆发,就会变成怪物,就会肆意地满足嗜血和杀戮等欲望。”

    “等到一切平息,他们又会恢复正常,而每爆发一次,他们就会冷酷无情一点,最终心灵将彻底扭曲。”

    “这里面最常见也是我能回忆起来的唯一例子是狼人,他们平时等同于人类,无法用大部分非凡能力识别,但在满月的时候,心里的扭曲欲望会加剧,身体也将随之出现一定的变化。”

    “你的上司也许就是一个潜藏的‘异种’,队友的死亡激发了他的本性。”

    “以上都是我个人所做的猜测,因为记忆并不完整,我无法向你保证没有别的可能,或许你猜测的失控前兆也能解释。”

    “而不管是服食了‘吸血鬼’魔药,还是本身属于‘异种’,都无法挽救,当然,曾经有人猜测过,‘异种’原本都是正常的人类,但受到了奇怪的诅咒或者邪神恶魔的污染,所以才会于特定状况下变成不同的怪物。”

    “另外,只有前兆的失控是否能够治疗,我并不清楚,我建议你直接向你上司的上司汇报,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放下信纸,克莱恩表情凝重地望向书桌,思考了许久。

    他不得不承认,“异种”这个可能存在,但失控前兆的因素也无法排除。

    “只能等待戴莉女士的反馈了……我前晚寄的信,她昨天上午应该就收到了,及时回信的话,我昨晚或者今早就能看见……这都快中午了……那个小信使不敢靠近查尼斯门?或者戴莉女士有其他事情耽搁了?”克莱恩摇了下头,感觉自己依旧很疲惫,于是靠着冥想,再次强行入睡。

    迷迷蒙蒙的世界里,他忽然清醒,知道自己在做梦。

    接着,他看见邓恩.史密斯穿着黑色薄风衣出现于面前。

    按照正常的做梦反应,克莱恩迟缓地打了声召唤:

    “上午好……队长……”

    邓恩轻轻颔首道:

    “伦纳德在追查兰尔乌斯案的过程里,发现了一条线索,需要你去帮忙。”

    “圣堂派来的那位窥秘人,因为蒸汽列车出现故障,得明天上午才能抵达。”

    “好的……”克莱恩语气飘忽地回答道。

    邓恩想了下又补充道:

    “你不用返回佐特兰街,直接去豪尔斯街区62号,伦纳德会在那里等你。”

    “辛苦你了。”

    他话音刚落,克莱恩的梦境就寸寸破碎,眼睛下意识睁开。

    豪尔斯街区……这不是占卜俱乐部,我的同学韦尔奇,以及之前那位极光会成员所在的街区吗?最近的事情还真多啊,一件接一件,就像在酝酿着什么一样……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缓慢起身,先去盥洗室清理了自己,然后换上外出的白衬衣、棕马甲和黑色薄风衣,拿上半高丝绸礼帽,下楼来到客厅。

    这个时候还不到11点,班森和梅丽莎还未回来,克莱恩对女仆贝拉交代了一句,说不用考虑自己的午餐。

    接着,他乘坐有轨公共马车抵达了豪尔斯街区,在62号房屋的门牌前看见了头发有着凌乱美感的“午夜诗人”伦纳德.米切尔。

    在天气变冷的九月里,伦纳德依然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衣,配一条米色长裤,他绿眸一扫道:

    “这里很可能是兰尔乌斯化名租住的房屋。”

    “你怎么查到的?”克莱恩略感好奇地反问道。

    伦纳德指了下自己的脑袋:

    “既然你们从胡德.欧根那里得到线索,怀疑兰尔乌斯很可能与极光会那位成员,嗯,布商西里斯.阿瑞匹斯有关系,我在正常调查没有收获的情况下,只能改变思路,从极光会这条线寻找。”

    “之前的报告显示,西里斯和豪尔斯街区不少住客有来往,我又挨个排查了一遍,发现这里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克莱恩微微点头道。

    伦纳德挑了下眉毛:“很显而易见的问题,这里的租客平时很少出现,在海纳斯.凡森特死亡之后就宣称要去南大陆做生意,再没有回来,他的资料很真实,警察们没有发现什么。”

    “这只能说是一点巧合。”克莱恩皱眉道。

    “当然,只是巧合,但我拿兰尔乌斯的照片询问周围的居民时,有一位老先生感觉这和62号的租客很像,除了眼镜不太一样。”伦纳德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黑白照片。

    怎么不早说……克莱恩腹诽一句,跟着伦纳德进入豪尔斯街区62号,按照他的请求,开始占卜是否有暗格或者密室。

    而结果是,有!

    “这栋房屋的暗格或者密室。”

    克莱恩写下新的占卜语句,坐到沙发上,边默念边闭上了眼睛。

    七遍之后,他进入梦境,眼前一片朦胧。

    灰蒙蒙的世界里,克莱恩看见了橡木书架,看见了一排排图书,看见其中一本书籍被抽走,看见它旁边的木头表层霍然打开,出现一个暗格。

    画面很快消失不见,克莱恩睁开眼睛,对伦纳德道:

    “在书房。”

    他缠好黄水晶吊坠,跟着伦纳德进入书房,看见了刚才梦到的那个橡木书架。

    “抽出那本书,它遮掩住的地方有暗格。”克莱恩指着最靠边的那本书籍道。

    “在这里啊……我之前找遍了整栋房屋,什么都没发现,不得不回佐特兰街请求帮忙。”伦纳德边咕哝边走了过去,抽出了克莱恩所指的那本书籍。

    他摸索了一阵,终于找到机关,啪地打开了暗格。

    暗格内正静静放着一封信。

    信?兰尔乌斯在这里藏了封信?克莱恩对此是非常的诧异。

    他占卜过信中是否藏有危险的物品,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伦纳德伸手抓起了那封信,拆开了没有写地址和收信人的信封。

    抽出信纸,伦纳德甩了一下,将其展开。

    克莱恩靠拢过去,凝神观望,只见信的前面几段写道:

    “哈哈哈,祝贺你们,祝贺你们终于找到了这封信!”

    “这说明你们还不算太愚蠢,不算太迟钝,有资格参与我设计的这场生与死的游戏。”

    “不断夭折的童工,因环境和辛苦很少活过十年的工厂工人,冒着重病风险又只能拿到微薄薪水的女工,我看见每一座工厂都笼罩着无数的怨念,让周围都变得压抑和昏暗,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我们的游戏将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

    “蠢货们,做好准备了,我要给你们提示了!”

    PS:第二更求月票!还有,推本朋友的书,《九重神格》,字数很多了,他答应要请我吃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