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七章 守护者
    邓恩叹了口气道:

    “我当时确实是想支开你,因为我要做的事情涉及教会和值夜者的一个秘密,但科恩黎的死让我的脑袋很混乱,一时只想到了一个蹩脚的理由,让你有机会回来看到。

    “什么秘密?”克莱恩颇感轻松地追问道。

    他险些忘记了外面还有疑似邪神子嗣或者神话生物的存在。

    邓恩斟酌着语言道:“在神秘领域,可能存在一个定律,呵,虽然我读过的书不多,但还是知道定律是什么意思的。”

    “这个定律叫做,非凡特性不灭定律。”

    “非凡特性不会毁灭,不会减少,只是从一个承载物转移到另一个承载物。”

    克莱恩的眼睛一下睁大,旋即恍然,若有所思地反问道:

    “比如说失控非凡者会留下封印物,神奇物品,或者魔药主材料?”

    “对。”邓恩郑重点头道,“不只是失控的非凡者……正常的非凡者死亡之后也一样。”

    “也一样……”克莱恩咀嚼着邓恩的描述,隐约有点明白队长当时在做什么了。

    思绪转动间,他忽地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燕尾服小丑死亡之后,尸体旁边出现了一个悬浮于半空的、拇指大小的、带着些许蓝色的血球,当时弗莱的解释是,非凡者死后总会有些奇怪的变化。

    邓恩灰眸幽深地继续说道:

    “但与失控非凡者不同的是,正常死亡的非凡者留下的不再是材料与物品,它,它略等于魔药,对应序列的魔药,只不过缺乏一定的辅助材料。”

    略等于魔药……略等于魔药!克莱恩眼眸一缩,脑海之内像是有一道闪电劈过,无穷无尽的黑暗因此被照亮。

    他忽然明白了很多事情,明白了在材料断绝的情况下,非凡途径为什么不会跟着断掉。

    除了用替代品,还可以简单地依靠对应非凡者的遗骸!

    这应该也是到了高序列只给成品魔药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防止配方在占卜和通灵等非凡手段下泄露……克莱恩的脑海内浮现出一个接一个的猜测。

    邓恩望了眼值夜者娱乐室的门,嗓音低沉地解释道:

    “好几年前,额……具体是几年,我不太记得了,那时候我还不是值夜者小队的队长,偶然间发现了这个问题,和刚成为非凡者没多久的戴莉交流后,立刻就向圣堂做了汇报,圣堂让我保密,并给我两个选择,呵呵,这也是我来解释,而不是戴莉解释的原因,谁暴露谁负责。”

    “第一个选择是装作不知道,就像绝大部分值夜者队长和执事一样,继续由圣堂来安排非凡者正常死亡后的遗物,第二是给我一个特殊的、简单的仪式,以及对应的技巧,让我在一定时间的限制内直接服食掉那些因特性聚集而产生的物品,嗯,这只适用于本身途径,只适用于和自身相等的序列,以及更低的序列。”

    “这会让我的非凡特性增强,实力也能变得更加强大。梦境相关的能力上,我现在不会比对应序列6 差多少,这也是我为什么敢于对付雪伦夫人的原因。”

    “这样啊……还有这种事情……”克莱恩缓缓吐气道。

    他终于明白自己之前为什么想破脑袋都想不到合理的解释,这根本就是因为前置知识欠缺啊,靠脑洞都无法弥补。

    嗯,这很符合所谓的“特性不灭定律”……一直这么聚集特性,会不会由量变到质变?克莱恩思绪发散地想着。

    看了他一眼,邓恩露出一抹苦笑道:

    “我选择了第二种发展,但不是为了变得更强大,真要强大,尽快消化魔药,获得晋升才是最好最直接的办法。”

    “是的。”克莱恩由衷赞同道,“这样聚集同一条途径相等序列或较低序列的特性,在增强实力的同时,恐怕还会提高失控的风险吧?”

    邓恩郑重摇头道:“并不会,这是正常非凡者遗留的事物,不是失控非凡者,嗯,知道‘扮演法’之后,我又重新审视了一遍,发现这会加大消化的难度。”

    “那你为什么还要继续?”克莱恩愕然反问道。

    邓恩将右手伸入衣兜,想要摸索烟斗,但发现自己将它留在了办公室内。

    他自嘲摇头道:

    “我刚才说过了,我不是为了变得更强大才服食他们的遗物。”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目光有些失去焦距地望向对面染上了幽蓝色泽的煤气灯光芒,低沉说道:

    “他们都是我的同伴……我们一起经历过很多事情,一起对付过黑暗里的怪物和疯狂的邪教徒,有人救过我,我也救过他们之中的不少人,我们行走于安静的夜晚,我们战斗在大众看不到的地方,我们对抗着危险,我们彼此守护着对方的后背。”

    “我很舍不得他们,我记得小伊特第一次经历危险的任务后,吓得当场崩溃,哭了起来,我记得阿德莱德,呵,他是罗珊的父亲,他曾经用手臂帮我挡住了一个邪恶的诅咒,我记得道恩是个拥有晨曦般温暖气质的姑娘,总是默默记录着大家经历的事情,我记得科恩黎虽然个子不高,但却会很多东西,会弹七弦琴,会唱歌,会讲故事,比伦纳德更像一个诗人……我很舍不得他们。”

    “我希望和他们继续并肩战斗,一起对抗黑暗里的怪物,一切处决那些疯狂的邪教徒,一起守护廷根市,所以,我选择了服食他们遗留的事物。”

    邓恩的灰眸似有光芒在闪烁,他的稳重和他的深沉在这一刻瓦解了不少。

    他嘴角微微上翘地继续说道:

    “在我的梦里,他们依然和我在一起,阿德莱德喜欢阅读,总是待在日晒屋里看书,他每次都让我去管教罗珊,让她快点成熟,以至于罗珊总是抱怨我怎么越来越像他爸爸,总是很害怕我,小伊特是个闲不住的人,每天都要去森林里打猎,道恩总是站在她卧室的窗口,看着我们聊天,刚加入的科恩黎自己制作了一把七弦琴,在那里自弹自唱……我很舍不得他们。”

    “队长……”克莱恩下意识脱口低语,他差点视线模糊,忍不住抬手抹了抹眼睛,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妈蛋,队长你是在骗我眼泪啊……

    但我总算明白队长你“扮演法”进度缓慢的原因了……克莱恩旋即无声地叹了口气。

    “很可惜,老尼尔是失控死掉的,要不然他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欢乐。“邓恩收回视线,低头捏了下两眼之间的位置。

    过了几秒,他抬起脑袋,苦涩笑道:

    “这是一个自私的决定。”

    “我并不知道阿德莱德、科恩黎他们真实的意愿是什么,就自私地替他们做出了决定。”

    “我真是一个自私的人。”

    “不……”克莱恩猛地摇头道。

    …………

    接待大厅的沙发区域,伦纳德看着梅高欧丝抓下了一把又一把的头发,看得表情再次僵硬。

    梅高欧丝略显烦躁地不断端起杯子喝水,脸庞隐有点扭曲地望向伦纳德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些不舒服。”

    伦纳德.米切尔正待回答,突然看见梅高欧丝抬手抓向了她自己的脸庞,刷的一声抓下了一块肉,长条的肉,沾满了鲜血的肉。

    “我的脸庞有些痒。”梅高欧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嘴角一直裂到了颧骨位置,露出了里面白森森的牙齿和鲜红色的牙龈。

    XXXX!伦纳德无声爆了句粗口,感觉这状况恶化得太快了。

    他嘴唇翕动着,侧头倾听了一下,表情忽然变色,一片铁青。

    他勉强挤出笑容,对不断抓着脸庞,不断抓下血肉的梅高欧丝道:

    “我去趟盥洗室。”

    “好……的……”梅高欧丝的语气变得有些飘忽。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道:

    “我的……孩子……有些不安……”

    伦纳德没再回应,加快脚步,靠近隔断。

    进入走廊后,他深深望了眼邓恩.史密斯托着的圣者骨灰盒,无奈地吐了口气。

    接着,他表情变得坚毅道:

    “队长,恐怕来不及了,我们必须立刻解决梅高欧丝和她肚子里的婴儿,要不然,整个廷根市都会遭受巨大损失,这不是让周围的民众撤离就能避免的事情,我知道你刚才已经拍了这样的电报。”

    邓恩微皱眉头,异常严肃地问道:

    “你确定状况已经恶化到了这种程度?”

    “是的,不超过三分钟,梅高欧丝就会异变,她的孩子会提前降生。”伦纳德以肯定的口吻回答道。

    说话的同时,他瞄了眼克莱恩手上缠绕的粗大血管,沉声说道:“封印物‘2—105’?给我使用吧,我能更好地发挥它的作用。”

    “好。”克莱恩没有一点犹豫地将“血管小偷”交给了伦纳德。

    这本来就是他预备做的事情。

    就在这时,邓恩.史密斯扯了下领口,拍了拍黑色薄风衣,态度坚定地开口了:

    “我先带着圣赛琳娜的骨灰出去,你们过十秒钟,记住,默数十下再出来战斗,到时候,无论我的状况是好是坏,你们都不能浪费时间,对准梅高欧丝和她肚子里的婴儿,做出你们最强有力的攻击。”

    说完,他转了过去,托着骨灰盒,身形挺拔地走向了隔断位置。

    “队长……”克莱恩嘴唇发干地喊了一声。

    “队长。”伦纳德也低沉喊道。

    邓恩停住脚步,回过头来,表情温和,嗓音醇厚地说道:

    “不要担心我,我不是一个人,阿德莱德、道恩、小伊特、科恩黎他们在和我并肩战斗,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危险。”

    他顿了一下,灰眸和蔼地望着克莱恩和伦纳德两人道:

    “也不要紧张,我们是在守护廷根市。”

    他的嘴角翘起,露出了和往常没任何区别的笑容。

    说完这句,他不再停留,视线投向外面,脚步坚定地通过了隔断,只有那黑色的及膝风衣微微后扬。

    “队长!”克莱恩和伦纳德同时又喊了出声,止不住地流下了眼泪,可邓恩没有半点的迟缓。

    我们是一群时刻对抗着危险和疯狂的可怜虫,但我们更是守护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