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特殊行动部
    “黑荆棘安保公司。”

    看到招牌,克莱恩愣了好久,有种意料之外但情理之中的感觉。

    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他摇头失笑,拾级而上,伸出右手,轻敲了半掩的房门。

    咚!咚!咚!

    缓慢而有节奏的敲门声回荡,屋内却没一点响应,只“哒哒哒”的动静隐约传出。

    咚!咚!咚!

    克莱恩又重复了一遍,依旧是同样的结果。

    他改敲为推,让缝隙变大,目光随之望入,看见了一组不知是不是接待用的古典沙发、软面靠椅和原木色茶几,看见了正对面的一张桌子,以及桌子背后脑袋低垂,一点一点的棕发女孩。

    虽然“安保公司”的牌子只是伪装,但也未免太,太不“职业”了吧?这是多久没生意上门了?好吧,你们也不需要什么生意……克莱恩一边腹诽,一边靠拢,在桌子之上,在女孩耳边,又敲了两下。

    咚!咚!

    棕发女孩一下坐直,双手猛地拿起面前摊开的报纸,挡住了脸庞。

    《廷根市老实人报》……好名字……克莱恩默念着报纸朝向自己那面的抬头。

    “直通康斯顿城的蒸汽列车‘飞翔号’今日开通……真是的,什么时候才能直达迪西海湾,我可不想再坐船去,太难受了,非常难受……咦,你是谁?”棕发女孩装模作样地念了一通,发表了意见,而说着说着,她放低报纸,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浅棕色的眼眸,先是讨好继而错愕地望向克莱恩。

    “你好,我是克莱恩.莫雷蒂,应邓恩.史密斯先生的邀请而来。”克莱恩取下礼帽,放于胸前,微微鞠躬。

    棕发女孩二十岁出头的样子,穿着浅绿色的鲁恩风格轻便长裙,袖口、领口、胸前等地方有着漂亮的蕾丝,衬托得她面容愈发姣好。

    “队长……好的,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去问下他。”女孩慌忙起身,从旁边的房门进入了里间。

    也不说倒杯水什么的……服务意识堪忧啊……克莱恩微微一笑,等待在原地,没去沙发和椅子那边。

    过了两三分钟,棕发女孩推门出来,笑容甜美地说道:

    “莫雷蒂先生,麻烦你跟着我,队长今天值守‘查尼斯门’,不能离开。”

    “好的。”克莱恩和煦迈步,心里则犯了嘀咕。

    查尼斯门,那是什么?

    通过隔断,映入他眼睛的首先是一条不长的走廊,左右也就各三间办公室的样子。

    这些办公室有的紧锁,有的敞开,能看见里面的人正用沉重的机械打字机哒哒哒敲个不停。

    一眼晃过,克莱恩竟然发现了位熟人:那天来搜查自己家的年轻警官,黑发碧眼,有诗人浪漫气质的那位。

    他没穿正装,白色的衬衣也未扎进裤子,一副放浪不羁的模样。

    或许他真是位诗人……克莱恩颔首致意,对方回以微笑。

    棕发女孩拧动尽头左侧办公室的把手,将门推开,指着里面笑道:

    “还得下几层楼梯。”

    这间办公室没摆放任何物品,只有灰白的石制阶梯延伸往下。

    阶梯两侧的墙壁点着造型典雅的煤气灯,稳定的光芒驱散了黑暗,带来了平和。

    棕发女孩走在前方,盯着脚边,走得小心翼翼:

    “虽然经常会走这里,但我还是害怕,总担心摔倒,咕噜咕噜滚下去,你不知道,伦纳德就干过这种蠢事,他在成为‘不眠者’的第一天,在没完全掌握本身力量的第一天,就试图以冲刺的速度跑下去,然后,然后他就变成了车轮,哈哈,想到就好笑,嗯,就是刚才和你打招呼的那个家伙,这都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说起来,我加入值夜者都五年了,那时候我才十七岁……”

    女孩边看路,边自来熟地说着,忽然,她隐蔽地拍了下额头道: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罗珊,父亲是值夜者正式队员,五年前牺牲在了一次意外里。以后我们应该就是同事了,呃,应该用‘同事’这个词吧……还不能算队友,毕竟我们都不是非凡者。”

    “希望能有这个荣幸,但最终还得看史密斯先生怎么说。”克莱恩打量着封闭的四周,只觉两人开始进入地底——石壁渗透出冰冷的湿意,驱散了夏日的炎热。

    “放心,能让你直接来这里,说明队长同意了,我一直都有点怕队长,虽然他很和蔼,很照顾人,给我父亲的感觉,但不知为什么,就是害怕。”罗珊说话的嗓音就像含了一块糖。

    克莱恩幽默回应道:

    “害怕父亲不是正常的吗?”

    “有道理。”罗珊在拐角处伸手扶了下墙壁。

    说话间,两人走完了盘旋往下的阶梯,来到石板铺成的平地。

    这是一条长长的过道,两侧墙壁上同样镶嵌着金属栅格围出的煤气灯,光芒挥洒于下,将克莱恩和罗珊的影子拖得老长。

    克莱恩敏锐注意到,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枚“黑暗圣徽”,那是黑夜女神的象征——“深黑为底,璀璨点缀,簇拥着刚好一半的绯红之月。”

    这些圣徽似乎没什么特殊,但行走于它们之间,克莱恩的心境却逐渐宁和,罗珊也闭上了嘴巴,不再像刚才那样闲谈聊天。

    不多久,一个十字路口出现于前方,棕发女孩简短介绍道:

    “往左通向圣赛琳娜教堂,往右是武器、材料和文献库,直行是查尼斯门。”

    圣赛琳娜教堂?佐特兰街难道就在红月亮街的背面?克莱恩听得呆了呆。

    红月亮街圣赛琳娜教堂是黑夜女神教会的廷根市总部,是本地虔诚信徒们都向往的神圣之地,与郊外的蒸汽与机械之神教会“圣数教堂”,同样位于廷根北区的风暴之主教会“河与海教堂”共同支撑起了廷根市及附属镇、村的宗教界。

    自觉以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多问,克莱恩只是默默听着,没有出声。

    穿过十字路口,直行往前,不到一分钟,一扇绘刻有七枚圣徽的黑铁对开大门就出现于了两人眼前。

    它立在那里,直观地给人沉重、冰冷和俯视的感觉,就像守卫于黑暗里的巨人。

    “查尼斯门。”罗珊提了一句,指着旁边的房间道,“队长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好的,麻烦你了。”克莱恩礼貌回道。

    罗珊所指的房间就在“查尼斯门”前面一点,窗户敞开,有灯光照出,克莱恩吸了口气,沉稳屈指。

    咚!咚!咚!

    “进来吧。”邓恩.史密斯低沉和煦的嗓音传出。

    克莱恩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看见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和四把椅子,高发际线的邓恩.史密斯穿着昨晚那款黑色风衣,悠闲地读着报纸,胸前纽扣附近有一条金色的表链。

    “坐吧,考虑好了?确定要加入我们?”邓恩放下手头的报纸,微笑问道。

    克莱恩取下帽子,行了一礼,坐到桌旁,缓慢点头道:

    “是的,我确定。”

    “那你看下这份契约,呵呵,现在大家喜欢叫合同。”邓恩拉开桌子抽屉,拿出了一式两份的契约。

    上面的条款并不多,大致都是邓恩.史密斯之前说过的那些,重点在保密条款,在违反者不再通过王国法庭,而是直接被黑夜女神教会的仲裁庭审判,就像士兵、军官得上军事法庭一样。

    五年契约……两镑10苏勒的周薪,10苏勒的保密和风险补贴……克莱恩一一读完,正色回答:

    “我没问题。”

    “那就签吧。”邓恩指了指桌上的暗红钢笔和墨水道。

    克莱恩先用废纸试了试钢笔,接着隐蔽地吸了口气,在两份契约的对应位置都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克莱恩.莫雷蒂。

    他因为还没有印章,最后只能按上指纹。

    邓恩收回契约,从抽屉里拿出一枚印章,分别盖于末尾和几个重点处。

    做完这一切,他站起身,一手递还一份合同,一手伸向了克莱恩:

    “欢迎,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一员了,注意,合同也得保密。”

    克莱恩跟随站起,边接过合同,边握住对方的手笑道:

    “那我该称呼您队长了?”

    “是的。”邓恩灰色的眼眸在昏黄的环境下异常幽邃。

    握手之后,两人分别坐下,克莱恩看了眼合同上的印章,发现文字是“鲁恩王国阿霍瓦郡廷根市值夜者小队”。

    “我真没想到你们会用‘黑荆棘安保公司’来遮掩。”他随口笑道。

    “其实,我们还有另外的招牌。”邓恩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纸。

    上面盖有市政府和警察部门双重印章,内容则是两行单词:

    “鲁恩王国阿霍瓦郡警察厅特殊行动部第七小组。”

    “前四组是承担安保的正常警察,比如要员保护组、重要场所保护组等,而从第五组开始,就针对郡内各个市的超自然事件了,我们第七小组负责廷根市女神信徒相关的事件,如果有不同信仰者存在,就按照地域划分,我们主要是北区、西区和金梧桐区等地方。”

    邓恩大概介绍了一下,“隶属于风暴之主教会‘代罚者’队伍的第六小组负责码头区、东区和南区,大学区和郊外归第五小组,也就是‘机械之心’在廷根的小队。”

    “嗯。”克莱恩对这事找不到什么想问的,转而笑道,“这要是真有人因为‘黑荆棘安保公司’的牌子上门委托任务,那怎么办?”

    “接啊,为什么不接?只要不影响日常的事务就行。”邓恩语速平缓而幽默地回答,“赚到钱就当额外补贴,队员们都挺乐意的,反正找猫找狗这种麻烦又琐碎的小事,现在都被私家侦探们包揽了。”

    “我们这个值夜者小队,一共有多少人啊?”克莱恩就着这个话题问道。

    “超自然事件并不多,非凡者更不多,整个廷根市的值夜者正式成员也才六个,包括我,呵呵,文职人员算上你也有六个了。”邓恩不急不慢地回答。

    克莱恩点了点头,终于开口问起了最关心的事情:

    “队长,您说的非凡者失控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失控?”

    PS:每逢周一有补更,凌晨会更新一章,还有,上一章的狗拿耗子赌博活动不是我的脑洞,是维多利亚时代腐国下层人民的创举……回头我把资料出处贴到微信公众号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