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练习
    哒,哒,哒。

    脚步声回荡在幽暗的狭窄走廊内,于一片安静里远远传开,再无杂音。

    克莱恩腰背挺直,不快不慢地跟着中年牧师前行,不发问,不闲聊,沉然如同无风的湖水。

    穿过守卫严密的通道,中年牧师用钥匙打开了一扇秘门,指着向下的石制阶梯道:

    “十字路向左是查尼斯门。”

    “愿女神庇佑你。”克莱恩在胸前点了四下,勾勒出绯红之月的“形状”。

    世俗用世俗的礼节,宗教用宗教的仪轨。

    “赞美女神。”中年牧师回以同样的动作。

    克莱恩不再多言,顺着石制阶梯,借助两侧墙壁上镶嵌的典雅煤气灯,一步步向黑暗深处行去。

    走到一半,他下意识回头,只见那位中年牧师依旧站在门口,站在阶梯的顶端,站在煤气灯光芒的阴影里,仿佛一尊不会动弹的蜡像。

    克莱恩收回视线,继续下行,没过多久,他触及了铺着冰冷石板的地面,一直来到十字路口。

    他没转去“查尼斯门”方向,因为刚轮值过的邓恩.史密斯肯定不会在那里。

    循着右侧熟悉的道路,克莱恩重新登上另一处阶梯,出现于“黑荆棘安保公司”内部。

    眼见房门或紧闭或半掩,他没鲁莽寻找,而是进入接待厅,看见笑容甜美的棕发女孩正专心致志一本杂志。

    “嗨,罗珊。”克莱恩来到侧面,故意轻敲了下桌子。

    哐当!

    罗珊霍然站起,撞翻了椅子,忙乱说道:

    “嗨,今天天气不错,你,你,克莱恩,你怎么来了?”

    她以手抚胸,喘了两口气,就像害怕被父亲逮到偷懒的小姑娘。

    “我有事情找队长。”克莱恩简短回答。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队长出来了。”罗珊瞪了克莱恩一眼,“都不知道敲门!哼,你该庆幸我是一位宽厚的、仁慈的女士,唔,我更喜欢姑娘这个单词……你找队长有什么事?他在奥利安娜太太对面那个房间。”

    即使精神颇为紧绷,克莱恩也被罗珊逗得露出了笑容,沉吟了一下道:

    “秘密。”

    “……”罗珊眼睛圆睁,不敢相信的同时,克莱恩微微鞠躬,快速告辞。

    他重新通过接待室的隔断门,敲响了右手第一间办公室的门。

    “请进。”邓恩.史密斯低沉温和的嗓音响起。

    克莱恩推门而入,反手合拢,脱帽行礼道:

    “上午好,队长先生。”

    “上午好,有什么事情吗?”邓恩的黑风衣和帽子正挂在旁边的衣帽架上,露出来的身体只穿了白色衬衣和黑色马甲,哪怕发际线偏高,灰色眼眸幽深,也显得清爽了不少。

    “有人在跟踪我。”克莱恩如实回答,没做多余的修饰。

    邓恩往后一靠,双手交握了起来,深邃灰眸静静看向克莱恩的眼睛。

    他没接跟踪话题,反而问道:

    “你从教堂过来的?”

    “是的。”克莱恩肯定回答。

    邓恩微微点头,没说好与坏,转回正题道:

    “可能是韦尔奇的父亲不相信我们通报的死因,从风城请了私家侦探过来调查。”

    间海郡的康斯顿市又称风城,是煤钢产业极度发达的地区,在鲁恩王国所有的城市里能排进前三。

    不等克莱恩发表意见,邓恩继续说道:

    “也可能来自那本笔记的源头,呵,我们正在查韦尔奇从哪里得到的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当然,无法排除其他追寻这本笔记的个人,或者组织。”

    “我该怎么做?”克莱恩沉声问道。

    毫无疑问,他希望是第一个原因。

    邓恩没立刻回答,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灰眸不见一丝涟漪道:

    “按照之前的道路返回,然后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任何?”克莱恩反问了一句。

    “任何。”邓恩肯定点头,“当然,不要吓跑对方,也不要违背法律。”

    “好的。”克莱恩吸了口气,告辞转身,离开房间,重新回到地下层。

    他于十字路口左转,沐浴着两侧间隔的煤气灯光芒,安静行走在空旷无人、昏暗冰冷的通道内。

    哒哒回音叠加,愈显孤寂,愈增恐惧。

    很快,克莱恩靠近阶梯,一步步往上,看见了那位站在阴影里,站在门口的中年牧师。

    两者相见,都没有开口,中年牧师沉默转身,让开了道路。

    一路无声前行,克莱恩回到了大祈祷厅,拱形圣台后一个个圆孔的光明纯净依旧,房间内的幽暗宁静依旧,告解室外排队的先生和女士们依旧,只是变少了很多。

    等待了一阵,克莱恩拿着手杖和报纸,像是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过一样,缓步离开了大祈祷厅,离开了圣赛琳娜教堂。

    刚一出去,看见烈阳,他顿时又有了熟悉的被注视感,只觉自己就像被老鹰盯住的猎物。

    霍然之间,一个疑点浮现于了他的脑海:

    “窥视者”之前为什么不跟着我进教堂?虽然那样一来,我依旧能借助幽暗的环境和牧师的帮忙瞒过他短暂“消失”,但他假装祈祷、跟随监控很难吗?没做什么坏事,光明正大进去有什么问题吗?

    除非他有黑历史,害怕着教会,畏惧着主教,知道对方或许有非凡的能力……

    这么看来,私家侦探这个可能性就很低很低了……

    呼!克莱恩吐了口气,不再像之前那么紧绷,悠闲迈步,绕到了背面的佐特兰街。

    他停在了一栋风格古老,墙壁斑驳的建筑前方,这里的门牌号是“3”,名称是“佐特兰射击俱乐部”。

    警察部门的地下靶场有开放给“公众”一部分,以赚取额外的经费。

    克莱恩刚进入里面,被窥视的感觉立刻消失,他抓住机会,将“特别行动部”的徽章给了负责接待的服务生。

    稍作验证,他被引入地下,来到一块密闭的小靶场。

    “10米靶。”克莱恩简单对服务生交代了一句后,从腋下枪袋内取出左轮,从衣物兜里拿出了那盒黄铜色泽的子弹。

    突然被人盯上,让他对自保之力的渴望战胜了拖延症,于是迫不及待地过来练习枪法。

    啪!

    在服务生离开后,他甩出转轮,将银色的猎魔子弹一一退出,接着拈起黄铜色泽的正常子弹,一发发塞入弹巢。

    这一次,他没再留预防误击发的空位,也没有脱掉正装外套,摘下半高礼帽,要以最平常的打扮进行练习,毕竟不可能在遇到敌人、遇到危险后,喊声“请停一下,容我先换套轻便的衣物”。

    啪嗒!

    克莱恩合拢转轮,用拇指滑转了一下。

    突然,他双手握枪,猛地笔直抬起,对准了10米外的靶子。

    但他没急着射击,而是认真回想了一遍军训的脱靶经历和三点一线、开枪有后坐力等常识。

    哗啦!哗啦!

    衣物扯动之声里,克莱恩一遍又一遍练习着瞄准,练习着持握姿势,认真得像是个正在高考的孩子。

    反复多次之后,他退至靠墙的地方,坐到软乎乎的长条凳上,将左轮放到一边,自我按摩起手臂,休息了好一阵子。

    花几分钟回想了刚才,克莱恩重新拿起木制握把、铜色转轮的手枪,来到射击位,做出标准的姿势,扣动了扳机。

    砰!

    他手臂抖了一下,身体略有后仰,子弹偏离了靶子。

    砰!砰!砰!

    吸取了经验的他一枪一枪射击,于实践里摸索着感觉,直到六枚子弹全部射完。

    开始上靶了……克莱恩重新退后坐下,喘了两口气。

    啪!他甩出转轮,让那六个弹壳当当落地,然后又表情不变地继续将剩余的黄铜色泽子弹一枚枚塞入。

    活动放松了下手臂,克莱恩再次站起,边总结边归于射击位。

    砰!砰!砰!

    枪声回荡,靶子摇动,克莱恩一次次练习,一次次休息,将领取的三十发正常子弹和之前剩下的五发全部打光,逐渐稳定上靶,开始追求环数。

    甩了甩酸痛的胳膊,他将最后五个弹壳倒出,低下脑袋,把有复杂花纹的银色猎魔子弹一枚又一枚塞入,并预留了误击发位。

    左轮归入腋下枪袋后,克莱恩拍了拍身上的硝烟尘埃,带着一身的轻松,走出了专用靶场,回到了街上。

    被打量的感觉又一次浮现,克莱恩的心情却比之前更加平静,他缓步至香槟街,花费4便士乘坐有轨公共马车返回了铁十字街,进入了自家所住的公寓。

    窥探感无声无息不见,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看见一位接近三十、身穿亚麻衬衣、留着很短头发的男子坐在书桌前。

    心头一紧,旋即放松,克莱恩微笑招呼道:

    “上午好,不,中午好,班森。”

    这位男子正是他和梅丽莎的兄长,班森.莫雷蒂,今年才25岁,因发际线后退,面容老相,看起来都快30了。

    他黑发褐瞳,与克莱恩有几分相像,但没那种淡淡的书卷气。

    “中午好,克莱恩,面试怎么样?”班森站了起来,嘴角流露出微笑。

    他的黑色外套和半高礼帽都挂在高低床的凸出处。

    “非常差。”克莱恩没有表情地回答道。

    眼见班森愣住,克莱恩轻笑补充:

    “事实上,我根本没参加面试,我提前找到了工作,周薪3镑……”

    他将之前对梅丽莎说过的话语又重复了一遍。

    班森神情缓和下来,摇头笑道:

    “有种看见孩子长大的感觉……嗯,这份工作还不错。”

    他叹了口气道:

    “奔波回来就听见这么一个好消息,真是不错,今晚我们得庆祝一下,买些牛肉?”

    克莱恩笑道:

    “好的,但我想梅丽莎会心疼的。下午我们一起去购买食材?带上至少3苏勒?呃,老实说,1镑换20苏勒,1苏勒换12便士,还有半便士,四分之一便士,这样的币制简直违背直觉,非常麻烦,我想它一定是世界上最愚蠢的币制之一。”

    说完,他看见班森的表情一下变得严肃,顿时有点忐忑,怀疑自己是否说错话了。

    难道原主缺失的记忆碎片里,班森是纯粹的、极端的王国拥护者,容不得别人一点否定?

    班森踱了几步,一脸严肃地反驳道:

    “不,没有之一。”

    没有之一……克莱恩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与哥哥相视而笑。

    果然是班森擅长的嘲讽式幽默。

    班森嘴角上翘,一本正经地补充道:

    “你应该明白,要制定一个合理又简单的币制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懂得数数,掌握了十进制,可惜,在那些大人物里面,这样的人才太稀少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