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有趣的技巧
    事实上,我并不知道那本笔记是毁掉了还是被隐藏了……不过可以反向推理一下,如果要毁掉,完全可以当场做,没必要让我带走再进行……听到伦纳德的问题,克莱恩瞬间开启了“键盘侦探”模式,沉吟着说道:

    “也许我和韦尔奇、娜娅触及到的未知存在,既享受生命的‘献祭’,又希望继续有类似的事情,所以,在‘自杀事件’肯定会被发现的情况下,让我带走笔记,隐藏起来,为第二次的‘享受’做准备,只是过程中不知出了什么问题,我最后没有自杀成功。”

    这是克莱恩根据上辈子看过的那些涉及邪恶祭祀的资料、小说、电影和电视剧进行的合理猜测。

    至于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他非常清楚,那就是多了自己这个穿越者“变量”。

    “不错的解释,但我想,或许还有另外的可能,韦尔奇和娜娅的自杀献祭,让那位未知的存在有了降临的可能,那本笔记就承载或者孕育着邪恶,让你带走它,隐藏起来,是担心在‘诞生’,在‘强大’之前,被我们发现,直接毁掉。”伦纳德.米切尔阐述着另一个可能。

    说到这里,他盯着克莱恩的双眸,微微一笑道:

    “当然,笔记也许已经被毁掉,目的是为了掩盖上面的内容,掩盖真正承载或孕育邪恶的物体,这样一来,你的自杀未遂就有足够的理由解释了。”

    什么意思?这是在怀疑我?怀疑原主的身体承载或孕育着邪恶?不,他承载或孕育的是穿越者……“孕育”这个词还行……克莱恩愣了愣,边暗自吐槽,边斟酌着说道:

    “我不为自己辩解,毕竟我真地遗忘了那段记忆,但无论队长,还是戴莉女士,都确认我没有别的问题,你的笑话并不好笑。”

    “我只是在探究这么一种可能,不排除那位未知存在降临时遭遇了打击,以至于你自杀失败,我们要相信,女神始终庇佑着我们。”伦纳德笑笑转移了话题,“你下午有什么发现?”

    经过刚才的对话和之前的事情,克莱恩对伦纳德有了很深的戒备,但表面却不动声色地回答:

    “没有,我明天下午得换一条路线。”

    他指了指隔断道:

    “我得去武器库领取子弹了。”

    “射击俱乐部”会开到晚上九点,毕竟它很多会员得下班才有空闲。

    “愿女神庇佑你。”伦纳德微笑着在胸前画了一个象征绯红之月的圆圈。

    目送克莱恩通过隔断,听着他走下楼梯的脚步声,伦纳德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碧绿的眼眸内尽是疑惑。

    他低声说了些什么,语气有点不满。

    …………

    下了楼梯,克莱恩沿着煤气灯静静照耀的走廊拐向了武器、材料和文献库。

    这里铁门敞开,棕发女孩罗珊正站在长桌前,和一位留着浓密黑须、头戴半高礼帽的中年男子交流着什么。

    “下午,不,晚上好,这里永远都像是半夜,克莱恩,听老尼尔讲,你成为了非凡者?叫什么‘占卜家’?”罗珊侧过头来,语速飞快地问道。

    她没有掩饰自己的好奇与关心。

    克莱恩含笑点头:

    “下午好,罗珊小姐,这里虽然总是黑夜,但让人感觉宁静。你刚才的描述不够准确,应该这么讲,我服食的序列魔药的名称是‘占卜家’。”

    “你还是选择了成为非凡者……”罗珊叹息着说道,一时陷入了沉默。

    克莱恩望向旁边的中年男子,礼貌性问道:

    “这位是?”

    别的值夜者队员,还是我没见过的另外两位文职之一?

    罗珊抿了下嘴唇道:

    “布莱特,我们的同事,他想和我调换值班的顺序,将后天晚上空出来,他要和他夫人去北区大剧院看《傲慢者》,庆祝他们的结婚十五周年纪念日,真是一位浪漫的绅士啊。”

    布莱特微笑伸手道:

    “有罗珊小姐在,所有的事情都不需要重复了,你好,克莱恩,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成为了非凡者,而我,呵,或许永远也没有这个勇气。”

    “大概是无知者无畏吧。”克莱恩自嘲了一句,伸手与对方握了握。

    “这不是坏事。”布莱特摇头笑道,“曾经有位非凡者临死前告诉我,永远不要去探究那些奇怪而危险的事情,知道的越少,活得越久。”

    这时,罗珊插话道:

    “克莱恩,你不用太在意,我听老尼尔讲,你的‘占卜家’属于辅助,相对安全不少,只要你不试图沟通未知的存在,你怎么穿这样的衣物?一点都不绅士!你来这里做什么?”

    “领取今天的三十发子弹。”克莱恩没有回答罗珊前面的问题。

    他相信这位姑娘很快就会忘记此事。

    “好的。”罗珊指着桌子道,“布莱特,都交给你了,你应该清楚钥匙和子弹的位置,哎,老尼尔真是小气啊,都没有把手磨咖啡留下来,他承诺今天让我喝到满足的……”

    她絮絮叨叨间,克莱恩领到了子弹。

    两人结伴离开地底,于佐特兰街上分别,一个乘坐公共马车回家,一个走入了“射击俱乐部”。

    砰!砰!砰!

    握枪,抬臂,射击,甩出转轮,退掉弹壳,塞入子弹……克莱恩一遍遍重复着这个过程,熟悉并记忆着射击的感觉。

    当然,他中间有好几次的休息,以进行总结和修正。

    练习完毕,克莱恩又利用场地,做了类似俯卧撑的诸多运动,努力锻炼身体,提高体质。

    等到一切结束,乘坐无轨公共马车回到家里,他才发现已接近七点,天色早已昏暗。

    正当克莱恩打算去市场或街边购买晚饭的食材时,却发现大门打开,梅丽莎拿着装文具书本的袋子回来了。

    除此之外,她还提着不少菜。

    “……我想你和班森今天回来的都会比较晚,早上出门时从你们藏钱的地方拿了1苏勒。”看见哥哥疑惑的目光,梅丽莎习惯性地认真解释道。

    “你都拿了钱,怎么不坐公共马车去学校?”被提醒的克莱恩想起了早上的事情。

    梅丽莎微皱眉头道:

    “为什么要坐公共马车?到学校得4个便士,来回就是8便士,算上你和班森,我们一天就要在公共马车上花费24便士,整整2苏勒,一周,嗯,不算周日,就是12苏勒,略等于我们的房租了!”

    停停停,不要炫耀你的数学水平……克莱恩好笑地压了下手。

    梅丽莎先是停顿,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我走路去学校挺好的,老师说每个人都要经常锻炼,而且我还能在路上捡到一些破损的零件。”

    克莱恩轻笑一句道:

    “那我们再算一算,公共马车费用12苏勒,房租12苏勒3便士,一共才1镑4苏勒3便士,用班森的薪水就可以支付了,还有不少剩余,嗯,他领取到上周的薪水了……而我每周还能领取1镑10苏勒,即使每天吃肉,即使算上煤气、煤炭、木材、调料等的花费,在午餐节俭一点的情况下,依旧有剩余,甚至可以订份晨报,每天才1便士。”

    “等到两个月后,我弥补完预支的薪水,就可以攒钱给班森,给你,添置新的衣物了。”

    “可是,可是,我们得考虑意外。”梅丽莎坚持着不变的观点。

    克莱恩含笑看着她道:

    “那我们可以少吃点肉,你不觉得每天花费五十,不,一百分钟在路上,很浪费时间吗?完全可以利用它多看些书,多考虑点问题,多提升自己的成绩。”

    “这样一来,梅丽莎你就能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找到薪水不错的工作,到时候,还担心什么呢?”

    “……”

    他发挥着以前在论坛和人辩论的经验,终于说服了梅丽莎,让她同意坐公共马车去学校。

    呼,总算忽悠住了,不,怎么能叫忽悠,这叫以理服人……克莱恩腹诽一句,接过梅丽莎买的菜,叹息道:

    “明天记得买牛肉或者羊肉、鸡肉……吃饱,吃好,才能有健康的身体和聪明的大脑应对艰难的学习。”

    光是说说,都有点想流口水……

    梅丽莎抿了抿嘴,默然几秒道:

    “好的。”

    …………

    第二天清晨,监督着梅丽莎上了公共马车,克莱恩和班森于街口分别,各自抵达了公司。

    克莱恩刚跨入大门,就看见老尼尔与罗珊在接待台那里闲聊,前者依旧是一身古典的黑色长袍,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后者则换了套嫩黄色的轻便长裙。

    “早上好,尼尔先生,罗珊小姐。”克莱恩脱帽行礼道。

    老尼尔促狭地看了他一眼:

    “上午好,昨晚没听见什么不该听见的声音吧?”

    “没有,我睡得很好。”克莱恩对此也颇感奇怪。

    他只能归结于自己灵感还不够高……

    “哈哈,不用在意,其实没那么容易听见的。”老尼尔指着隔断道,“去武器库那里,今天上午继续我们的‘神秘学课程’。”

    克莱恩点了点头,跟着老尼尔走下楼梯,进入地底,来到武器库,替换了昨晚值夜的布莱特。

    “今天需要学什么?”克莱恩好奇问道。

    老尼尔长长地嗯了一声道:

    “复杂的、基础的知识,不过在此之前,先教你一个有趣的技巧。”

    他指了指手腕上缠绕的银制链条,而链条顶端垂着一枚纯净的白水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