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占卜术(第二更求推荐票)
    作为一名刚进入神秘学大门的“占卜家”,克莱恩不敢说自己懂得很多,但他肯定比普通人了解不少,清楚各种各样的占卜术可以按照某个标准分为三大类。

    而这个标准就是“启示”的来源!

    第一种占卜方法包括塔罗、扑克、灵摆、卜杖和梦境等类型,借助“询问人”本人灵性与灵界沟通获得的“启示”,来解读占卜的结果,只是灵摆和卜杖法对灵性、对精神体、对星灵体要求很高,不是非凡者无法得到准确且明显的“启示”,而纸牌占卜则用预先提供固定象征元素的思路,让普通人懵懂交感到的“启示”也能获得体现,梦境介于它们之间。

    第二种占卜方法有灵数,占星,以及它们衍化的所有类型,占卜者通过询问人或自然变化提供的客观信息,计算、推测、解读出相应的结果,主动权不在询问人,在占卜者。

    第三种占卜方法是借助占卜者和询问人之外的第三方力量,克莱恩上辈子知道的碟仙和笔仙就属于此类,通过一定的仪式,请求未知的、神秘的存在直接给予答案,虽然普通人大概率不会成功,但要是出现万一,且沟通到充满恶意或光是接触便让人崩溃的存在,就往往会酿成惨剧。

    海纳斯.凡森特刚才提到的“魔镜占卜”就属于这种方法——在神秘学里面,镜子是通向未知、通向奇诡、通向灵性世界的大门,所以克莱恩停在了会议室外面,打算听一听这位知名占卜者会怎么讲解,以决定是否通报队长,半夜去“抄”对方的瓦斯计费器。

    当然,“魔镜占卜”也有安全的办法,那就是向七位正统的神灵祈求答案,即使普通人很难很难得到真正的“启示”,可至少不会有危险,有后遗症。

    而被值夜者、代罚者等严格管制的那种“魔镜占卜”,是请求某些组织信奉的邪神或神秘存在帮忙,另外,自身随意杜撰的也不行,说不定某个单词,某个特质就引来了未知的关注。

    在这个有着非凡力量的世界里,类似的占卜总是会向着极坏的结果发展,克莱恩甚至怀疑,原主和韦尔奇、娜娅根据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做了次类似的“黑占卜”。

    这个时候,海纳斯也向五名会员讲解清楚了魔镜占卜的原理,开始描述具体的过程:

    “首先,根据自身信奉的神灵,挑选适合的日期和时间,这可以通过《占星手册》来决定,比如,我们都知道,周日是黑夜女神的象征,是休息的体现,而凌晨2点到3点,上午9点到10点,下午4点到5点,晚上11点到零点,是月亮时,被黑夜女神主宰着,所以,信奉黑夜女神的占卜者,可以在周日的这些时间段进行‘魔镜占卜’。”

    基础很扎实嘛……克莱恩借助会议室半掩之门的遮挡,微微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七大教会互相制衡的情况下,有的神秘知识确实外泄了,比如《占星手册》就提供了很多象征的含义,只是没有魔药,没有非凡力量的情况下,普通人几乎无法获得想要的效果。

    “其次,我们仔细擦拭镜子,必须是镀银的镜子,将它摆在家里象征月亮的位置……”海纳斯用手中的道具进行着演示。

    不,这个时候需要的是“灵摆法”,先选一个位置,在心里默念七遍“这里适合魔镜占卜”,然后看吊坠转动的方向,顺时针为正确,逆时针是错误……当然,你要是向有恶意的、未知的、神秘的存在祈求,位置就不是关键了,祂感不感兴趣才是重点……克莱恩无声纠正道。

    这个时候,他有种自己是听课老师的感觉……

    海纳斯.凡森特听不到克莱恩的心里话,语气正常地将事前的准备详细说了一遍。

    等会员们写好笔记,他继续讲解道:

    “完成沐浴后,确认窗帘全部拉拢,房门反锁紧闭,接着,点一根蜡烛,摆放在镜子前面,虔诚地向你信仰的神灵祈求,问题尽量简单,不要用复杂的修饰……祈求七遍后,拿起你的镜子,将它轻摔在地上,必须很轻……记住破碎的样子,这是神灵给予的启示……我将几种主要的象征具体讲一讲。”

    呼,这是正统的“魔镜占卜”。克莱恩松了口气,缓步走入会议室,坐到之前的位置,将剩下那点南威尔咖啡一口喝完。

    所谓“正统”,就是确实能得到启示,但基本没法真正解读。

    而“非凡者”在这个步骤时,如果得到了回应,能直接从镜子里看见一定画面,获得较为清晰的信息!

    因为破碎后形成的象征很多,海纳斯讲了很久,直到爱德华.斯蒂夫帮人占卜完毕,回到会议室,他都还未收尾。

    克莱恩没有询问爱德华帮人占卜了什么,用的是什么方法,这属于占卜者之间不成文的规定,扮演着“占卜家”的他当然要严格遵守,除非对方主动提及。

    “我发现很多时候,我们的解读都太过模糊,似乎在迎合不同的需求,让不同的人都能从解读里找到锲和自身的描述。”爱德华喝了口锡伯红茶,低声叹息道,“比如,遇到很多波折,有太多的厄难,但最终会看见曙光,呵呵,谁也不知道曙光什么时候会到来,比如,你这趟旅程不是太顺利,但肯定能活着抵达,嘿,死人是不会来反驳我的。”

    因为没有从开始听,他忽略了海纳斯的“魔镜占卜课程”

    “幸存者偏差。”克莱恩微笑补充道。

    幸存者偏差的大概意思是很多统计往往只来自于活着的,幸存的人,忽略了死者,结果会有明显的偏差。

    “对,罗塞尔大帝真是一位哲学家。”爱德华赞叹出声。

    ……克莱恩端起没有了咖啡的咖啡杯,假装抿了一口。

    整个下午,会员们都沉浸在了星盘和魔镜占卜里,偶尔也会过来找克莱恩、爱德华讨论。

    而这种时候,克莱恩都尽着值夜者小队非正式成员的职责,努力地引导他们避开可能涉及非凡,涉及危险的思路。

    但是,他最想做的事情却未能成功,来来往往了好几位询问者,都没有挑选他帮忙占卜。

    “或许我下次得主动去‘招待’,来上几句‘你厄运缠身’,‘你最近将有不幸’,‘你任何事情都不会顺利’的话语?不,这不像是占卜家了……”想着这些,克莱恩不由摇头自嘲。

    他拿上手杖,站了起来,告辞离开。

    五点半,爱德华.斯蒂夫穿好外套,正待走出占卜俱乐部,忽然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下午好,格拉西斯,好久不见。”他含笑招呼道,只见这位有相同爱好的朋友穿着惯常的正装,打上了黑色的领结,胸前口袋处则悬挂着一副单片眼镜。

    紧接着,他注意到对方的脸色相当不好,就连淡黄柔软的头发都有干枯的迹象。

    “下午好,爱德华……咳咳。”手拿帽子的格拉西斯突然用拳头抵住嘴巴,咳嗽了几声。

    爱德华关心道:

    “你好像生病了?”

    “一场很严重的疾病,之前甚至转成了肺炎,如果不是我妻子刚好遇上一位厉害的药师,给了我一些神奇的药剂,你恐怕得到墓园才能看见我。”格拉西斯的语气里满是后怕和庆幸。

    “主啊,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之前是那么的健康,瞧瞧,瞧瞧,你现在是如此的虚弱!我记得上周给你占卜过,并没有迹象表明你会得严重的疾病。”爱德华动了动手杖,诧异感叹道。

    “我自己的占卜结果也和你给出的一样,也许我们还不算合格的占卜者,而且,而且……”格拉西斯忽地想起了周一的事情,神情变得异常凝重。

    就在这时,漂亮女士安洁莉卡迎了过来,笑意温柔地行礼。

    互相致意后,她先关注了格拉西斯的健康,提供了一些建议,接着才随口提道:

    “格拉西斯先生,上次找你占卜的那位莫雷蒂先生也加入了俱乐部。”

    “上次找我占卜的那位?”格拉西斯的眼睛一下发亮,“主啊,他在哪里?”

    “他已经离开了。”安洁莉卡和爱德华都无法理解格拉西斯异常的反应。

    格拉西斯激动地踱了两步道:

    “如果他下次前来时,我没有在俱乐部,请一定问清楚他什么时候还会来!”

    “格拉西斯,这是怎么回事?那位克莱恩.莫雷蒂先生对你做了什么吗?”爱德华疑惑问道。

    格拉西斯扬了扬手臂,直视着爱德华和安洁莉卡打探般的目光,语气激昂地回答:

    “他是一位非常,非常,非常神奇的……”

    手臂挥下,连用了三个“非常”来形容的格拉西斯朗声说道:

    “医生!”

    PS:第二更求推荐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