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启示
    有双漂亮眼眸的安娜犹豫了十几秒道:

    “你可以选择你认为最灵验的任何一种,你是占卜师,而我不是,当然,除了纸牌,包括塔罗,我在家里也尝试着研究过它们,总觉得这更像玩具,更像游戏。”

    克莱恩略作思考,手肘抵住桌子边缘,双掌交握着置于嘴鼻位置,目光平静,语气沉然地说道:

    “那就用星盘占卜。”

    他指着桌子上的沾水钢笔和一叠白纸道:

    “写下你未婚夫的名字,以及外貌特征,居住地址,出生的年月日,如果能记得具体的时间,那就更好了。”

    从穿着、打扮和气质看,他相信对方不是文盲。

    安娜没做回答,伸手抽出一张白纸,拿起那根钢笔,沾了点墨水,刷刷书写了起来,时而停顿思索。

    两分钟过去,她将那张白纸推向了对面。

    克莱恩探手按住,转过顺序,将纸张上的信息纳入了眼底:

    “乔伊斯.迈尔,1323年9月15日下午两点,廷根市东区斯蒂芬斯街8号,金色短发,老鹰嘴喙般的鼻子……”

    只是这么瞄了一眼,克莱恩就速算出了对方的生日灵数:

    “1加5等于6”。

    在神秘领域的灵数学里,生日日期相加得到的个位数叫做生日灵数,影响一个人27岁之前的人生,而生月灵数(出生月份的数字相加至个位)影响27到54岁,生年灵数(出生年份的数字彼此相加到个位)影响54岁以后。

    今天是1349年7月,乔伊斯尚未满27岁,所以,克莱恩直接速算了生日灵数。

    而6这个数字表示人生均衡,协调,有一段付出了爱心、相对不错的婚姻或者准婚姻。

    紧接着,他又算了对方的流年灵数。

    所谓的流年灵数,就是以当年年份替代出生年份,然后与生日灵数、生月灵数相加,得到本年度的大概运势。

    “1+3+4+9=17,1+7=8;8+生月灵数9+生日灵数6=23;2+3=5;流年灵数是5,表示会发生变化和意外,需要一定的冒险……”克莱恩结合实际情况,默默做出了判断,确定安娜提供的信息比较准确。

    他将视线从纸张上收回,望着安娜道:

    “迈尔先生是6月3日启程的?”

    “如果他没有撒谎,那就是这样。”安娜轻咬嘴唇道。

    “好的。”克莱恩拿过钢笔,随手记下了这点。

    他用深褐色的眼眸看向安娜,温和说道:

    “我要开始绘制相应星盘了,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绝对的安静,你能出去等待一会儿吗?安洁莉卡会给你一杯咖啡或者红茶的。”

    “好的。”安娜知道某些占卜者会有怪癖,并不意外地起身,拿上镶有粉蓝缎带的纱帽,离开了黄水晶房。

    克莱恩反锁了房门,回到桌边,根据年月日和时间点等,将事件星盘绘制了出来,包括星座、行星和宫位(天空位置的划分)等要素。

    这个过程里,他几乎没翻“占星手册”,纯凭记忆就全部完成

    ——在这段时日的神秘学课程里,克莱恩发现只要是与占卜相关的内容,自己一旦学会,就能轻松掌握,迅速变成本能。

    这或许就是“占卜家”吧……他绘完星盘,油然生出一种满足感,只觉身、心、灵都轻松了不少。

    看着成果,他根据星座,根据行星落入的宫位,根据其他辅助的象征,粗略判断乔伊斯.迈尔会遭遇厄难,但最终能够走出来。

    到了这一步,占卜其实就算完成了,但克莱恩对第一单“生意”相当重视,希望累积口碑,方便之后的扮演,于是又拿起钢笔,在安娜书写的那张纸上重重落下一行赫密斯语:

    “乔伊斯.迈尔现在的状况。”

    他默念着这句话,记忆着纸张上的出生年月日等信息,一遍又一遍。

    七遍之后,克莱恩手抓这张纸,往后靠住了椅背。

    他脑海内勾勒出光球,眼眸转为深黑,整个人飞快进入了冥想状态。

    四周顿时变得空灵,上方似乎有无形的事物和虚幻的灰雾在延伸,无边无际。

    克莱恩又回想了一遍纸张上的所有内容,然后放纵自己,在这样的状态里沉沉睡去。

    他要用的是“梦境占卜法”!

    重复问题,牢牢记住,接着于梦中让本身的星灵体漫游灵界,获得启示!

    对普通人来说,偶尔也会有类似的经历,只是梦中的“象征”复杂模糊,且难以记住,“占卜家”则不存在这个问题,能直观地看到一些画面。

    一切开始模糊,克莱恩半是清醒半是浑噩。

    扭曲、虚幻的世界里,他看见了一个有鹰钩鼻的金发年轻人,他正恐惧地于一片血海里疯狂游泳,好几次险些被吞没,但最终还是幸运地逃到了岸上。

    画面破碎转换,克莱恩看到了一幢门口有玩具风车的灰蓝色房屋,那位鹰钩鼻的金发年轻人正缓步入内,神情欣喜。

    就在这时,画面又转,克莱恩发现自己置身于了一座巍峨的宫殿内。

    这里墙壁坍塌,破败不堪,有的地方甚至长满了青苔和杂草,透过四周的破洞,能看见外面的山峰和几乎贴近这里的白云。

    宫殿最上首,有一张石头雕刻成的巨大座椅,它镶嵌着黯淡的宝石和黄金,似乎不是为人类准备的。

    这张巨大座椅之上空空荡荡,多有斑驳,仿佛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洗礼。

    克莱恩疑惑地左右四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梦到这样的场景。

    他的浑噩开始减少,下意识往宫殿之外走去,想确认这是什么地方。

    突然,他感受到了注视的目光,来自背后的目光!

    克莱恩猛地转身,看向那张巨大的石制座椅,只见那里似乎有无数的透明蛆虫抱成一团,缓慢蠕动,肆意生长。

    嘶!

    他一下睁开了眼睛,从梦境里醒来。

    水晶球、塔罗牌、绘制星盘的纸张映入他的眸子,现实飞快战胜了虚幻。

    “开始的梦境是占卜的结果,后面的算什么?好像是针对我的?”克莱恩放下纸张,揉着太阳穴,皱眉思考道。

    他可以确认的是这并非心里潜藏的恐惧透过梦境表达出来,因为本身在做占卜。

    “一座山峰上的非人类宫殿……对我的无声注视……扭曲而古怪的蠕虫意象……”克莱恩回忆着之前,无声猜测着,“是‘转运仪式’沟通的那位,还是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带来的……对了,那本笔记上提到过霍纳奇斯山脉的夜之国!刚才梦境里的宫殿就在山峰上!”

    他略做解读,对本身选择了“占卜家”感到庆幸,根据老尼尔的说法,“窥秘人”也能做“梦境占卜”,但肯定不如自己厉害。

    呼,阴魂不散啊……只能希望早点抓到瑞尔.比伯……克莱恩收敛情绪,拿上绘制有星盘的纸张,缓步走向了门边。

    他打开房门,来到接待厅,看见安娜凝望着窗外,完全忽视了面前的红茶。

    “啊,莫雷蒂先生,你占卜出结果了吗?”眼角余光扫到克莱恩,安娜慌忙站起。

    克莱恩没直接回答,反倒根据梦境里获得的启示画面问道:

    “你家,或者迈尔先生家门口,是否有一架玩具风车?”

    安娜的眼睛陡地睁大,好半天愕然无言。

    过了一阵,她才喃喃道:

    “那是他送我的礼物,就在我家的门口,你,你怎么知道的……”

    这,这,这也能占卜出来?

    克莱恩露出笑容,温和开口道:

    “恭喜你,安娜小姐,乔伊斯.迈尔先生正在你家做客,如果你立刻赶回去,应该还能遇上他,他经历了一场灾难,一次难以想象的痛苦历程,需要的不是询问,而是安慰,而是温暖的怀抱。”

    “真,真的?”安娜不敢相信地反问道。

    她所了解的占卜师从来不会说这么确定的话语,给出这么确定的结论。

    “你立刻回家就知道了。”克莱恩语气柔和地笑道。

    “噢,蒸汽之主,这是真的吗?我可怜的乔伊斯回来了吗?你真的确定吗?不,我无法相信……”安娜愣了一下,几乎语无伦次地说道。

    她从提包里拿出了1张1苏勒的纸币,没等克莱恩找零,就小步近乎快跑地离开了占卜俱乐部,匆匆忙忙乘坐马车赶回家里。

    “这包含小费吗?”克莱恩拿着那张钞票,摇头失笑道。

    …………

    两轮马车轻快地驶过街道,进入东区。

    安娜又是忐忑又是期待又是惶恐地望着窗外的街道飞快后掠,没过多久,那玩具风车跃入了她的眼帘。

    下了马车,她没在意本身的仪态,几乎踉跄地冲到门边,拉响了门铃。

    房门吱呀打开,安娜看见了一位身穿黑色正装的金发年轻人,他脸色憔悴,目光愉悦,有着老鹰嘴喙般的鼻子。

    “我还以为今天会与你错过的。”乔伊斯含笑说道。

    “……蒸汽在上啊,你真的回来了!”安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惊又喜地喊道。

    那位占卜师说的是真的!

    不,那是真正的占卜家!

    简直太神奇了!

    想法涌动着、沸腾着,安娜噙住泪水,扑了过去,给予未婚夫一个温暖的拥抱。

    灰蓝色的房屋外,两人静静相拥,玩具风车缓慢转动,所有的磨难似乎都已远去。            
为您推荐